坏女孩与富贵猫

坏女孩与富贵猫

●坏女孩与富贵猫 深夜,西贡清水湾道车辆稀少,寂静如鬼域。 两个二十余岁少女每人手持一罐啤酒,边喝边走路,踢地上的石子空罐,不时引来路旁高尚住宅的狗吠。 其中一个叫彭美拉,二十岁,瓜子脸大眼睛,带着挑战的眼神,另一个是左明艳,二十三岁,圆脸,身材丰满,有一对美丽的凤眼,却带着恶意的微笑,好像全世界都是她的敌人! 她们在一个村子的朋友家输光了钱,连搭巴士(公……

游子艳事

游子艳事

●游子艳事 我当年在国外半工半读的时候,赚的钱只够支学费。露宿街头总不是办法,于是到处找个合适的地方住下。终于在“搭上搭”的情况下,我住到一个女同学的宿舍里,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她答应不用我给足租金,只要我尽量做多些家务就可以在她客厅的沙发上过夜。 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个月。有一天晚上,我在半夜里给人弄醒了,原来是我那个“包租婆”同学。当时她身上一……

谋杀

谋杀

●谋杀 一个出墙淫妇企图兴奸夫合力媒杀亲夫,不料东窗事发,被老公洞悉诡计。本来,她可以矢口否认因为丈夫还没有完全掌握真凭实据,但作贼心虚的她,竟神差鬼使和盘托出整个谋财害命、移祸萧墙的计划…… 夜晚,在深圳市的一个房子内,三十余岁香港商人周志才正面对一个绝色佳人而十分兴奋! 佳人二十岁,叫盂青萍,是个大学生,听说来自北方,南来投靠亲戚不成,被迫想做三陪女……

李太太

李太太

●李太太 李明又来了,他要借十万元。我当然不 肯啦!可是他又跪又拜,说是欠了贵利走投无路,一定要我借钱救命。上次也是这样,后来甚至用他太太的肉体来打动我的心。结果,我竟然和他的太太一夕风流。不过那次她根本被她老公灌醉了,醉得像死人一样。 那一次是在李明家,深夜里,李明将门匙交给我。说他天光才会回家。李明走后,我上楼用锁匙开李明 的门。门开了,我摸进去,关……

碧婶

碧婶

●碧婶 男人需要异性,女人也不例外。然而只有男人才会大胆偷香窃玉,绝大部份的女人就算心里很想得到男人的慰籍,却往往不敢表示出来,只会表现出得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碧婶这个年青寡妇就是这样,当一个年轻的男人进房夜袭她时,她是心知肚明的,却可以假装睡着任人鱼肉。 还记得那是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只有十六岁,在省城读书时,向一户人家租一个房间住。那时的屋子还是很大,……

看楼

看楼

●看楼 楼市旺时,地产代理商各出奇谋拉客,甚至用美人计,聘请容貌艳丽的美女出任经纪,藉以招徕顾客,讵料此举反而引起色狼的垂涎,借看楼为名,对女经纪强暴…… 新婚不久的陆静儿,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地产经纪的工作,老板肯请她,原因是她有二十五岁,相貌可人而又身材丰满。 在地产公司林立的今天,竞争相当大,楼宇买卖双方也日益精明了,经纪想食价己不可能,唯有用其他……

偷情的期待

偷情的期待

●偷情的期待 春天,假日,公园里。 一个年轻少女,青春的身体依偎在旁边俊朗的少男身上,在撒娇,在扭动,在娇声地埋怨着什幺。少男感觉到她的乳房,在挑逗地轻轻抖动,一阵惬意的感觉,从手臂上传了过来。 温暖的春天微风吹拂在自己英俊的面孔上,他有意识的漠然冷对身边的艳丽少女,他左右顾盼地留意着四周投过来的羡慕眼光,冷峻的嘴角透出一丝少年得志的傲慢笑容。女孩子对他的……

蛇美人

蛇美人

●蛇美人 今天是六十岁商人周大富和三十岁的李雪花结婚三个月的日子,周大富中年丧妻,在欢场认识了李雪花,同居一段日子然后结婚,李雪花不但对他关怀体贴,相貌和身材更是万人之选,周大富想不到晚年竟行了一个好运! 晚上两个人在家进行烛光晚餐,喝着香槟,雪花以丈夫有心脏病为理由,禁止他喝太多酒,不准吃肉、不准与她同房睡,因为若他兴奋的话,怕他的心脏负荷不了! 平时已……

最后一个处男之消失

最后一个处男之消失

●最后一个处男之消失 最后一个处男之消失(一) 我叫阿雄,还在读书那时,可能由于我比较怕难为情,见到女孩子时总是说起话就结结吧吧的,所以一直交不上女朋友,到毕业后好几年,都仍然是这样。每逢同学聚会时,都被其他同学笑我是全班第一千零一个处男。我不服气,下定决心,一定要交上个女朋友让大家看看。努力之下,终于成功了。 这个女孩子叫阿芳,不算太漂亮,不过胜在够丰满……

尖东猎艳

尖东猎艳

●尖东猎艳 香港这过社会,只有钱和女人令我发生兴趣,而只要有钱,就不愁没有美女。当我认识到现实杜会这个真面目之后,我便拚命的抓银,无孔不入的抓,三个月前我结算一下,原来银行户口已累积到二百多万。 如果把这笔钱拿到市场投资,除了炒外币、买卖股票,此外根本无大作为。但炒外币现时已经是水尾,买卖股票也非我的专长,朋友叫我炒楼,我对他说:“我不是这种人材,有道是‘……

心魔

心魔

●心魔 香港旺角的某茶餐厅内,人头涌涌,好不热闹,突然人群之中,传来一声惊叫,大家给吓得鸦雀无声,目光都落在角落卡位上的一个年青人身上,因为那声惊叫就是他发出的! 他也不理众人异样的目光,匆匆离座结账,地上遗留下一份报纸,上面大字标题,写着:“弱智少女,疑遭色魔强奸,今晨发现堕楼,送院途中不治……!” 那个青年叫阿强,他现正走在热闹的大街上,但脑海中仍萦绕……

花痴狂情

花痴狂情

●花痴狂情 〔本故事由粤文改写〕 我家的附近有一个街心休憩公园,每当夜阑人静,我都喜欢在那里坐一会,纳凉休憩。 有一天晚,我正坐在一条石凳上,闭目养神。 忽然只觉有条影子,彷佛一闪就坐在了我旁边。 我睁眼看时,咦,一个女人…一个身穿大红衫裤、头发蓬松的女人。 我不以为意,又想闭目养神。 但眼梢横过时,却发觉那女人在盯着我看。 我也就别转头去看她,那知她马上……

代用品

代用品

●代用品 夜已深,阿明在床上辗转翻侧,他的下体已高高撑起,非常渴望做爱,看一看身边睡得正熟的妻子阿美。 他偷偷掀起薄被,她仰面睡着,睡衣的钮扣已松了两颗,胸口一片雪白,那个坚挺的乳房,虽然没有胸围的承托,但仍然屹立向上,証明她的一双乳房,坚挺如故。 他从睡衣的缝隙伸手进去,贴肉握着一边的乳房,那充满弹性的感觉,令他更沖动了,在掌心磨擦下的乳尖,已茁壮起来,……

偷情少妇

偷情少妇

●偷情少妇 〔本故事由粤文改写〕 我快到三十岁生日了,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做出对丈夫不忠的事情,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起因就在三个月前。 某一天晚上,自己正无无聊聊的在家中看书,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对方虽然是搭错钱,但他略带沙哑却温柔的磁性声音,吸引的我无厘头地三不识七也和他倾谈上了大半天。 他自我介绍,他的名叫许乐,是个地产经纪,可能由于工作关系,他……

叶萍

叶萍

●叶萍 初春的大气,还是那幺的寒冷,一阵阵凉风,迎面吹来,使人冻得发抖,气温也很低,天上飘着细雨,一阵紧一阵停的,把大地弄得泥泞不堪。春寒是必然的现象,人们都穿上厚厚的衣服,街头显得还是很冷的气候! 林志杰是一位刚由新界的家中来到九龙中的一位年青人,他只有二十多岁,家庭环境,算得上不错。他在家里,成天除了吃饭之外,无事可做,日子久了,就想动一动。 他的家……

窥秘

窥秘

●窥秘     粤文扫描改写     时下有不少窥秘狂人,这些人之心理极不正常,平时无法性沖动,在偷窥女性更衣沐浴,立即会性兴奋。   窃秘是一种“怪癖”,染上这种嗜好的人,生理也异于常人,在正常的情况下,他是不容易性兴奋的,除非让他偷看别人欢爱,或者是偷窥女性出浴,他就会觉得十分兴奋,阳物随即徐徐勃起,一面幻想、一面自渎。   好像这样的人,我倒认识一……

我爱辣妹~续 ( 下 )

我爱辣妹~续 ( 下 )

●我爱辣妹~续 ( 下 ) (七) 我并不是什幺床上金刚、采战高手,这一场马拉松下来,实在是没什幺元气了。小雯却不一样,精神好得很,东拉西扯地聊着,甚至还用手撑开我沉重的眼皮。「男生都是这样!欺负完人家就睡得跟猪一样。」我胡乱伸出双手瞎摸一通,总之小雯身上什幺都好摸。「我的好妹妹呀~刚刚我在为你卖力的时候,你该不会都在睡觉吧?怎幺都不会累呀?」她歪着头想了……

淑贤

淑贤

●淑贤 夜深人静,在长洲渡假屋的一间双人房,我睡不着,起床看了海棠春睡的女朋友好几次,可是总缺乏勇气“侵犯”她!我吸了半包烟,喝下一支啤酒后,终于逐渐产生了勇气。我先将蚊帐挂起,身穿粉缸睡袍的她,样子并不比香港小姐逊色,尤其是那魔鬼似的的身体,随呼吸而起伏的酥胸,使我心跳加快! 我悄悄松开她的腰带,将睡袍左右分开,雪白的大褪立即呈现在眼前,那三角地带隆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