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的愛(下) – 18疯情-情色文学

情色文学 18疯 1年前 (2020-06-21) 47次浏览 已收录

●鄰居的愛(下)

鄰居的愛(三、欣怡)

鈺慧不在的這兩個月,我快樂極了。

榆榆和媛琳讓我左右逢源,那偷偷摸摸的快感,天天都刺激得我情慾亢奮。特別是媛琳,她騷勁十足,但是偏偏謝先生又是大醋桶,光要防他我們就要特別當心,每一次我要和媛琳作愛,都得出奇制勝。

有一回半夜,我們還躲到大樓的天台上去,將門反鎖後在空盪盪的樓頂激烈纏綿,媛琳的浪聲遠遠的飄蕩在天空中……實在讓我回味無窮。

因為當夜我們在陽台是摸著黑辦事,我擔心是不是留下不妥的痕跡,所以天一亮,我就上到天台再查看一次比較保險。

一上到天台,就看到有人在那裡,原來是姚太太。

其實我和姚太太本來就比較熟悉,除了牌桌上她是比較固定的牌有之外,我們又住同一層樓。我跟她打了個招呼,若無其事的走到夜裡我和媛琳顛鸞倒鳳的地方,還好,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

「黃先生,你早啊!」姚太太回應我的招呼:「這麼難得早上來運動啊!」

我尷尬的笑了笑。姚太太正在搖一只呼啦圈,我看她搖得挺不錯的,卻同時也把她的身材纖毫畢露的搖出來。

姚太太平時穿著普通,我從沒特別注意,今晨她只是簡單的運動薄衣短褲,我才發現她的身材也不錯。

起先我站在她後面,就看到她豐腴的臀部隨著腰枝不停的搖動,那真的太惹人暇思了。而且鬆鬆薄薄的短褲將內褲的痕跡顯露無遺,實在比沒有穿更誘人,我就這樣一直看著,有時候反正天台沒其他人,就故意蹲在她後面以便看得更仔細一點。

她的腰不像榆榆那麼纖細,卻也不會比媛琳有太多肉,屬於稍為豐滿的類型。

後來我又走到她前側,假意眺望街景,卻偷偷回眼看看她的胸脯,哦哦,她的乳房也正隨著搖動呼啦圈的動作而晃動不停,而她的貼身薄衫使得那兩顆肉球更形突出,我在也不肯離開,就這樣一直偷看她的乳房擺動。

她搖了好久,終於停下來了,她向我走來,我趕緊假裝四處顧盼。

「早上到天台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很不錯,是嗎?」她說。

我連忙贊同,她就同我倚在欄牆上聊起來了。談著談著,她說她老公後天就要從大陸回來放假,臉上掩不住絲絲喜色。我問她有沒有孩子,因為我從沒看過,她搖搖頭,說想等老公工作調回台灣再打算。

話在談,我的眼睛當然也在看,現在我們靠得這麼近,我甚至可以看的到她肉球在衣服上撐起的兩點。姚太太倒沒發現到我眼睛的侵犯。

後來我們打算下樓,但是底下一層樓才有電梯,我們一前一後的下樓梯,就在快走完階梯的時候,謝太太不知怎麼突然失去重心,「啊呀」一聲,就要翻倒。我連忙想將她拉住,她還是跌了下去,我們倆倒成一團,但是我終於抱住她,而且就抱在軟軟的兩團胸肉上。

我趕緊起身,正要拉她起來,她露出痛苦的表情,原來她扭傷了左腳腳踝。我只好攙扶著她,按了電梯鈕,搭回到我們的樓層,再扶她進到她家中,她只能跳著走,一路上我軟玉溫香抱滿懷,她正痛得緊,也不知道我在揩油。

進到她客廳,我讓她坐到沙發上,我不敢肯定扭傷的話應該是要冰敷還是熱敷,我想她這麼痛,應該是冰敷比較能鎮靜吧?!我就在她的冰箱裡找出一些冰塊,再從浴室裡找到毛巾包起來,然後回到沙發上,將她的左腳擱到我的腿上,然後輕輕的將冰塊去敷在她腳上。

我不曉得我做得對不對,可是看她好像減緩了很多痛苦,表情輕鬆多了。

「真謝謝你,黃先生!」她說。

「叫我阿賓,」我說:「妳呢?不知道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欣怡。」

「欣怡,」我說:「等一會兒我們還是去看醫生比較妥當,不過診所恐怕沒這麼早開,我去買一些早餐,吃完我再陪妳去。」

「可是你還要上班。」

「沒關係!我這種班妳也知道,很彈性的。」

說完我便下樓去買了簡單的早點回來,和她在客廳一起吃,我發現,現在反而是欣怡一直在偷看我。

我陪她聊著天,再送她到診所看醫生和推拿,等到一切OK陪她回來已經十一點多了。我又到外面買了兩個餐盒回來當午餐,我們一邊看電視,一邊吃著。

「阿賓,」欣怡突然說:「你真好。」

我有點受寵若驚,說:「哪裡,大家那麼熟。對了,妳也折騰了半天了,要不要回房去休息一下?」

她搖搖頭,並且要我陪她看電視,反正我今天不想上班了,就陪她吧!看著看著,她卻好像睡著了,整個人慢慢倚到我懷裡。我理直氣壯的乾脆摟住她,像哄小孩入睡一樣的輕拍著她的肩膀,她將頭靠在我肩上,雙手攀住我的腰,我知道她並不是真的在睡。

我輕撫著她的臉頰,有點熱熱燙燙的,我又將手指在她嘴唇上劃著,她的嘴唇形狀普通,但是下唇豐厚有彈性,她將它們輕輕翹起,接受我的愛撫,然後又用牙齒輕咬著我的指尖。

這一切,欣怡都還是閉著雙眼,我抽回手指,湊上我的嘴,欣怡一點也不訝異的,馬上和我熱吻起來。我們本來就互相抱著,這回更分不開了,我們四隻手在彼此身上摩動,好不容易才分開嘴唇,停下來喘氣。

既然倆人有心有意,我就不再客氣了,我開始去摸她的乳房,她從今晨到現在就是穿著那身運動裝,
細細的布料讓我在乳房上摸起來更柔軟,從手上的感覺我知道,她的內衣罩杯就只有薄薄一層。

欣怡也熟練的找到我發硬的雞巴,隔著褲子撫摸著。我告訴她我想要脫掉她的上衣,她害羞的點點頭,我就幫她脫下來,她用一手攬在胸前想要遮住美麗的景觀,卻反而將乳房托擠的更突出。我暫時不理她,也將我的上衣脫掉,然後伸手到她背後解開她的胸罩背扣。

胸罩脫掉之後,她只是輕微的抵抗就讓我用手滿握她的乳房,我則繼續和她親吻,她的舌頭很柔軟很
靈活,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吸吮彼此的舌頭。我的手指則在她乳頭上捏著、拉著、揉著,她也開始解開我的拉鍊,伸手到我褲裡去握著雞巴。

我乾脆將長褲內褲都脫掉,於是我光溜溜了。當然我也要脫掉她的短褲,我小心翼翼的,怕碰著她的
痛處,然後再脫下她那條小小的粉紅色內褲,我看到她褲底那濕潤的痕跡。

我告訴欣怡我想舔她,她閉起雙眼不回答我,我知道她是歡迎的。於是我蹲下來,將她的大腿扛在我
肩上,她的嫩穴全開放在我眼前。

欣怡不像榆榆和媛琳有著漂亮的粉紅色陰唇,她是淡淡的肉色,而且陰毛又濃又密,剛剛她還穿著三
角褲的時候就有一些跑在內褲外面。

我摸到她的陰戶很濕,但又和媛琳那種水份充沛的感覺不同,她是又稠又滑,摸起來黏黏膩膩的。我
找到她的陰蒂,用指尖輕按著,她馬上緊張的起了雞皮肐瘩。

「哦……嗯……嗯……」

我開始用舌頭去吃她,我還是先點在她的陰蒂上,讓她難耐的擺動臀部。然後沿著陰唇而下,在那兩片肉上吮著,偶而舌尖深入她的陰道,讓她發出高昂的浪聲。

「啊……啊……賓……輕點……不……重一點……啊……好……好美啊……」

她的淫水又開始分泌出來,我將它們全部舔走,不停的攻擊她要命的那一點。

「唉喲……好舒服……啊……哥哥……啊……要來了……要來了……啊……啊……我的哥……啊……我……糟糕了……嗯……嗯……」

她高潮了一次,我爬起身來,讓她在沙發上躺正,我小心的睡到她身上。她滿足的抱緊我,說:「你真好。」

我笑著說:「我可還沒開始呢!」

我讓她把受傷的腳擱到茶几上,另一腳勾住我的腰,我很方便就佔領了她。

她的穴兒很柔軟,將我的雞巴磨擦的很舒服,我告訴她我的感覺,她說:「你也好棒……插的……我好深……好深哪……啊……嗯……」

她不停的哼著,幾個太太中,應該屬她最會叫了。

「哎呀……哎呀……」她咬著我的肩膀:「好舒服……好哥哥……啊……我要你……要你天天肏我……啊……我好美啊……」

我報復的咬著欣怡的耳朵,往她的耳根吹氣,她全身因此抖得厲害,而且高聲的叫起來。我得理不饒人,又手從她背後貼著沙發伸到她的臀上,緊按著她的屁股,讓雞巴幹得更著力。

「啊……啊……我又要死了……親哥……我的親親……啊……又來了……」她聲音突然放高:「啊!……啊!……」

底下陰戶一陣痙欒,我知到她又高潮了。我還不放過她,按住屁股的手向她肛門摸去,那肛門口早被浪水浸得濕透,我在門口輕輕的玩弄著,就讓她又「哦……哦……」的浪叫。

我突然中指一伸,擠進一截在肛門裡面,她叫的更快樂了。

「哦……啊……這……這是什麼……感覺……哦……好……好……怎麼這麼……舒服……啊……啊……」

我前後夾攻,她更把個屁股拋動的像波浪一樣。

「啊……你……哥呀……你……幹死我好了……我……不想活了……啊……啊……再深……深一點……啊……」

欣怡被我肏昏了頭,已經開始胡言亂語起來,我運棍如飛,她又洩了。

「天哪……我……又丟了……啊……啊……好美……啊……啊……怎麼……哦……哦……還在丟……啊……洩死我了……嗯……嗯……」

原來是一次連續性的高潮,她的陰道不停的顫抖收縮,讓我也忍不住了。我感覺腰眼陣陣發麻,龜頭開始更脹大,終於馬眼一開,陽精噴灑而出。

我們就都一起癱在沙發上不肯起來,欣怡不停的告訴我她有多舒服,我想除了她已經好幾個月未曾作愛之外,她和老公的性生活大概也不很美好。

後來,我將她抱起來,走進主臥房的浴室幫她洗澡。醫生有吩咐今天上藥包紮的地方不能溼水,我仔細的替她抹搽每一吋肌膚,她和我都享受極了,一時間小小的浴室裡面充滿旂妮春光。

那天晚上我要帶她到西餐廳去吃飯,她細心的打扮了一番,換了連身長裙,我再看見她的時後,她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我才知道,原來她妝扮以後竟然這麼美。

我們開車去到餐廳,我們一邊吃一邊談笑,我發現能夠和這樣的美人吃飯,同時滿足嘴巴和眼睛,是難得的經驗。而我也才相信,傳說中的主婦、貴婦、蕩婦集於一身的女人,是確實存在的。

餐後我帶欣怡到Pub去喝酒,她說她從沒到過這種地方,我和她坐在角落邊的小單桌,我為她點了一杯
Bellini,她新奇的看著Pub裡的往來人等,告訴我她大概老了。我說沒這樣的事,我認為她是今晚這裡最美的女人。

我只是帶她來嚐嚐新鮮,並不打算久留。離開前我去上廁所,回來的時候我遠遠就看到一個大約只有20歲的瘦高年輕人正在和欣怡搭訕,因為太遠了,我聽不到她們在說什麼,我看見欣怡一直搖頭,後來那人就走了。可是馬上又一個也年輕,但有點胖的男子又靠過去了,我故意不上前,恰好剛剛那瘦高年輕人和朋有走過我身邊,我聽見他們在談著欣怡,在說她上了床一定很美妙。

後來那胖子也走開了,卻又來了一個大鬍子老外,我趕快上前打發他走,牽著欣怡離開Pub。回家路上,我告訴欣怡我聽到的話,我說:「將來你老公不在,我又沒空的話,妳到這兒來倒是不錯!」

她笑著搥我,但是眼裡閃著奇怪的光芒。

那晚她在我房裡過夜,我們互相溫柔的愛撫對方,但她不肯再讓我上,說她白天已經很夠了。她幫我舔著雞巴,她說她很少做,我相信是真的,因為舔了半天也舔不出成績來,我只好放過她。

第二天一早可就沒那麼簡單放過她了,我將她從臥室幹到客廳,再幹到後陽台,她還是那麼會叫,本來我打算拉她再去天台弄一回,她卻死也不肯,反正我也夠了,才和她吻別讓她回家,我就準備上班去了。

下次要再能和欣怡相聚,像這樣甜蜜的作愛,必然要等到她老公再回大陸,那恐怕得是一星期以後的事了。

——————————————————————————–

鄰居的愛(四、鈺慧)

鈺慧終於做完月子回來了。我們的女兒取名叫可柔,因為我岳母堅持可柔要留在台南,所以只有鈺慧自己回來。

所以我變成周旋在一堆太太之間,不是都那麼說嗎?太太是別人的好,我也發現,和榆榆、媛琳與欣怡作愛的時候,總是酣戰暢快,花樣百出,和鈺慧就只是例行公事,聊盡義務罷了。

我想是因為失去了新鮮感吧!我們從在學校就開始交往,從第一次作愛到現在都超過十年了,再濃的愛情都會被生活沖的清淡。尤其這次鈺慧從台南回來之後,每當要作愛,她便要我戴上套子,我恨死那玩意兒了,於是和她親熱變的更索然無味,常常作一半就沒有結果,我知道她不高興,這從她生活上開始不和我親近就看得出來。

有一天晚上,鈺慧有事晚回來,我自己先上床睡覺,竟做起春夢來了。青春期以後我作沒再作過春夢,我夢見在東區Sogo一樓大堂,大庭廣眾之下和一個漂亮的專櫃小姐作愛,雞巴在她溼潤柔滑的小穴裡慢慢的抽插,那感覺美極了。那麼刺激的幻想,讓我在睡夢中不禁也挺動起臀部來了,奇怪,這夢境怎麼這樣子真實?

我掙扎的張開睡眼,看見鈺慧蹲騎在我身上,衣衫半褪,小穴兒套著堅硬的雞巴,在幹著我。我被我老婆的騷勁感動了,我讓她繼續幹我,雙手去摸她的奶子。

鈺慧發現我醒了,紅著臉也不說話,只是更飛快的搖動屁股。

我的手一直在她乳房上揉著,老實說,雖然我都讚美幾位太太的乳房豐滿,其實胸前最偉大的還是我自己的老婆。我從在學校就覬覦她的突出三圍,那是我追求她的原因之一。而她現在剛生產完,乳房更是漲大的難以名目,比較不好看的大概是乳暈變黑,乳頭足有我大姆指頭尖那麼大,而且整天硬梆梆的,就算穿著胸罩,從外衣還是看的到那突出尖尖的兩點。不過聽說這都會慢慢改善的。

「老公……啊……好舒服啊……好硬……好深啊……」

的確,這真是最近我和她作愛挺的最硬的一次,我不免有些愧疚,便也慇懃的挺動屁股,讓她能更舒服一點。

「啊呦……真好……好老公……啊……啊……我……啊……」

她在洩了,她高潮一向都很快的,我連忙再更快的抽動雞巴,她在我身上抽慉了一下,軟棉棉的趴到我胸前。我輕撫著她的頭髮,問她:「滿足嗎?」

她笑著點點頭,我說:「可是老公還沒滿足!」

她「哎呀」一聲,想從我身上逃走,我哪容得她要幹便幹,要走便走。我一把將她拉倒,壓上她身,她嗤嗤的笑著,我很快的就佔領她了。

雞巴一插進小穴,鈺慧就騷浪的嗯聲連連,我被她半夜偷姦搞得興奮極了,也不管是不是要守精持久,只是一味的在我老婆身上奔馳著,反正她也高潮過了,我要一次舒坦的發洩。

鈺慧卻很乖巧,不停的在我身下浪叫,好讓我能肏得更滿意。

「哦……哦……好老公……啊……好舒服……好哥哥……親親老公……啊……插死妹妹了……啊……」

我知道她叫得有點故意,但是我的確很受用,終於將我推上高峰,我覺得一陣酸軟,在老婆的穴兒裡射精了。

鈺慧瞪大眼睛看著我,我們最近很少這麼親蜜的在一起,我吻著她,告訴她我愛她。鈺慧好像有話要對我說,卻欲言又止。後來,我又睡著了。

第二天遇到週末,我沒有約客戶,鈺慧卻一早打扮整齊準備出門。她穿了一件有袖的黑色針織衫,配著一條白色長裙,惹得我在她圓翹的屁股上來回摸得愛不釋手。她一邊笑著撥開我的魔手,一邊說:「我約了人談團保,晚上才回來哦。」

我也沒注意聽,拉著她吻了一會兒,才放她出門。

我在家裡懶散了一個早上,中午隨便泡了麵吃,大概一點鐘左右,有人按我的門鈴,我開門一看,原來是媛琳。她一進門就撲我身上,我們熱情的吻了良久,她埋怨我:「漂亮老婆回來就不理我了嗎?」

「怎麼會,」我說:「妳在這個時間來找我,還這麼熱情,怎麼不怕我老婆在家嗎?」

她神秘的笑了笑,說:「才不怕!她沒空!」

我奇怪的看著她,她卻從手提袋中取出一塊錄影帶,逕自往我的錄影機裡塞。然後她拉著我一起坐到沙發,按動遙控器,讓錄影機Play起來。

我不明究裡,只見畫面傳來,是在一個主管級的辦公室模樣的地方,一個高大的男人從背後摟著一個女人,在教她打那種練習推桿用的室內高爾夫,我的腦袋轟的一聲,那女人……是鈺慧!

是鈺慧!雖然鏡頭並不很近,畫質也不很好,看得出來是小Camera拍的東西,但是那的確是鈺慧!

那男人從背後貼著她,握著她雙手,教她推桿,她興致昂然的學著,倆人笑得很開心。那男人一直在她耳邊說著話,鈺慧很陶醉的樣子。

「那是我老闆!」媛琳說:「畫面上有日期時間。」

我早就看見,那是昨晚八點多。

螢幕上那男人的手一直在鈺慧的手上揉著,後來開始沿著手臂滑動,鈺慧也沒拒絕,假裝專心在推桿。那男人摸了一會,慢慢的環手摟住鈺慧的腰,她輕輕掙扎了一兩下,便任由他抱著。

鈺慧昨天出門是穿著套裝短裙,我發現她的外套丟在一旁的沙發上,上身是淺藍色的襯衫,那豐實的雙峰將上衣繃得緊緊的,而且在快速的起伏著。

「妳太太真的很美!」媛琳說。

「妳為什麼有這……這……」我心慌得說話都結巴了。

媛琳告訴我,昨天傍晚鈺慧到她們公司和老闆談團保,她老闆的辦公室是一直有監視錄影的。她老闆常會帶女人到辦公室親熱,反正媛琳和她老闆也常偷情,所以一向由她處理錄影帶,她也習以為常。今天早上她作例常監看的時候,發現了這段鈺慧的香豔鏡頭。

錄影帶仍然繼續著,媛琳的老闆環在鈺慧腰上的手又不老實起來,緩緩的往鈺慧的高峰攀去,我看見鈺慧喘得厲害,終於,那男人握滿了我老婆豐滿的乳房。鈺慧胸脯被襲,也不生氣,反而頭兒一仰,倚靠到男人肩上,那男人一面摸索著鈺慧的乳房,一面吻她白淨的脖子,鈺慧雙手仰伸,抱住那人的頭,享受起來。

我看得渾身不是滋味,我老婆在影帶裡和人親熱,我,我竟然在勃起!而且我相信,我從來沒曾硬成這個樣子。媛琳卻很知趣,她伸手過來摸摸我的老二,嘻嘻的笑了起來,我真是尷尬,她解開我的拉鍊,彎下身子,溫柔的為我舔舐。

我再看那畫面,她們倆姿式保持不變,那男人只是一直摸著她的胸,許久之後,那男人才又緩緩的一個接一個剝著鈺慧襯衫的前扣,卻也不剝盡,只打開了足夠的隙縫,讓雙手伸進去。我看不到那男人的手在作什麼,但是我知道他在作什麼。鈺慧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恍惚,滿臉笑意……

這時畫面上忽然一片雪花,沒有了。媛琳拿起遙控器切掉放影開關,我才發現,她不曉得什麼時候已經把自己脫光了。她一下子跳到我身上,扶好位置,往下一坐,將我硬到了極點的雞巴全根吞沒。

我也不客氣,捧著她的屁股沒命的亂幹,我心中有一把炙熱的火要發洩出來,我越插越兇,就像要把她插穿一樣。

「哎呦……哎呦……輕一點……啊……要命了……啊……賓……賓……」

她緊緊的抱住我的脖子,雖然在求饒,但是還是迎湊的很淫浪。

「哎……呀……好硬啊……好長啊……插死我了……我要丟了……丟了……」

我不管她,繼續努力的幹著,她不斷的高潮,將我的皮沙發弄得水汪汪的。

「啊……啊……阿賓……賓……我夠了……我不要了……你……哥哥……你疼疼我嘛……」

我終於來到盡頭,挺直的雞巴變得更硬,全身一輪顫抖,雞巴更是抖得厲害,一股又強又兇的陽精,
直射入媛琳的深處。

媛琳伏在我肩上哭泣:「你……要弄死我了。」

我實在很不好意思,不住的對她抱歉:「對不起!我……我太激動了!」

她一邊流淚一邊吻著我的臉頰,說:「好一點了嗎?」

我點點頭,跟她道謝。我們就這樣在沙發上抱著,我知道她是在穩定我的情緒。

我終於知道了鈺慧昨天會那麼騷浪的原因了,她在外面讓男人挑逗得春情難抑,回家來幹她老公抵帳,我還是難以平復紊亂的心情。

後來,媛琳又說:「今天早上,鈺慧姐有跟你說要去哪裡嗎?」

我的天哪!鈺慧出門前說她……要去談團保的事。

這該死的,團保讓團保部門去談就好了,她又……我吶吶的問媛琳:「她又去妳們公司了?」

媛琳點點頭,她從我身上下來,依隈在我旁邊,然後又按動遙控器的Play鈕。

幾十秒的雪花過盡,畫面又回到原來的辦公室,一開始就見到媛琳的老闆將鈺慧壓在沙發上,不用看畫面數字我也知道這是今天的事,因為我認得鈺慧的那身衣服。

這次那倆人面對面的吻著,那男人將手掌又向鈺慧的胸部摸去,摸到之後他顯出訝異的神情,然後又笑得很邪惡,他將鈺慧的針織衫掀起,我的天,鈺慧她,她沒穿內衣。

我憤怒極了,我懷疑鈺慧是不是肯這樣取悅我,她竟然不穿內衣去會情人。

那男人吸起她漲大的奶頭,而且非常滿意的樣子,鈺慧閉起媚眼,享受男人的服務。那男人又脫去她的針織衫,讓她上身赤裸,鈺慧一點也不介意,乖順的讓他替自己寬衣解帶。

那男人又要去脫她的長裙,這段才氣死人。她將鈺慧翻倒在沙發上,再將鈺慧的雙腳提放到靠背上,她的腿彎正好擱在靠背頂上,頭下腳上的躺著。我從沒見過鈺慧這麼騷浪撩人的姿態,她那漲卜卜的乳房一直在胸前晃動著,我看得雞巴又硬了。

媛琳的老闆解開鈺慧的裙頭扣和拉鍊,拉住裙腳往上一提,鈺慧曲線玲瓏的下半身就出現了。雖然她才剛作完月子,但是恢復得非常好,小腹只有一點點凸出,我相信只要再一個月保証會回到原來的結實。

那人跪到沙發上用手享受著我的老婆,而鈺慧才讓我驚訝,她解開男人的長褲,摸索了一陣之後,拿出
一根又粗又長的雞巴來。

我現在才相信上次媛琳跟我說她老闆有一根長雞巴的事,我的雞巴老實說已經不小了,我也一直引以為傲,誰知人外有人,那人的雞巴竟然那麼長。

「沒有你硬!」媛琳說,而且她一邊在用手幫我套著堅硬的雞巴,這的確是我目前所最需要的安慰。

我不相信我的眼睛,鈺慧張開紅紅可愛的嘴唇,含住了那大雞巴發亮的龜頭,然後很有滋味的吃起來。那男人則脫去了鈺慧僅存的薄紗三角褲,而且將鈺慧的兩腳撐離,於是鈺慧就門戶大開。

他用手指在鈺慧的陰戶撩來撩去,我看見鈺慧在發抖,他一直這樣做著,後來鈺慧開口求他,他便將中指一伸,插進鈺慧的嫩穴之中,我聽見鈺慧「啊……啊……」的叫聲,那是愉快多過難耐,他不停的抽動手指,鈺慧則是叫床叫個不停。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我聽到鈺慧的聲音越來越高,我知道她要高潮了,那男人自然也知道,不斷的加抽插,後來鈺慧一聲長叫,她洩了。

鈺慧高潮的時候,我被媛琳套得也受不了了,我「哦!」的一聲,也射精了。我從不知道我可以這樣射精的,濃濃的精液直噴而出,噴到將近有二米的電視機螢光幕上,再緩緩的流下。

「哇!」媛琳驚叫一聲,然後撲在我懷裡,仰著頭笑著說:「你是第一名!」

我只好對她苦笑。

當我的心思又回到影帶上的時候,我看見那男人已經將鈺慧放下來了,她讓鈺慧完全躺下,再將她兩條白皙無瑕的腿子架到肩上,用雞巴在鈺慧的穴口磨著。鈺慧再求他插進去,他不肯,要鈺慧叫他哥哥。

「好哥哥……插我嘛……」鈺慧說。

他還是不肯,鈺慧又說:「大雞巴哥……我要……」

他才滿意的將雞巴一吋吋的塞進我老婆的嫩穴裡,我看著鈺慧張大小嘴,臉上的表情滿足的變化……

該死!又變成雪花了!

我看著媛琳,她聳聳肩,說:「後面不知道,我下班了!」

我又好氣又好笑,瞪著螢光幕的雪花發呆。

媛琳又過來摟我,問:「賓,你在氣鈺慧姐嗎?」

我茫然的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又說:「你看,賓,當我在這裡我有你,但是我等一會兒會回家,我還是我老公的好妻子。」

我的心一片混亂。

「鈺慧姐終究會回家,你不要她做妳的好妻子嗎?」她說。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媛琳穿好衣服,回家當好妻子去了。

我昏昏沉沉的坐在沙發上發呆,一直到天色昏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失神的從沙發上站起,忽然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我知道,鈺慧回來了!

我的妻子回來了,我突然又一片迷惘,頹然的坐回到沙發上……

======================================================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鄰居的愛(下) – 18疯情-情色文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