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家庭 – 18疯情-情色文学

情色文学 novel18 11个月前 (06-21) 51次浏览 已收录

●甜蜜家庭

宇健是林氏企業董事長的獨生子,由於董事長晚年得子,因此對他十分疼愛。

周董事長娶了兩個老婆,大老婆豔萍就是宇健的母親,雖然已經四十出頭,但因為保養得法,所以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中等身材,儀態十分迷人!

小老婆安妮只有三十幾歲,身材高挑,非常健美,有兩個大乳房,腰小臀大,走起路來很惹火,她也是豔萍的妹妹,也就是宇健的阿姨,因為和豔萍在一起,高中畢業就被周董事長弄上手。豔萍沒辦法.只好讓她當二房。

安妮有一個女兒小小,也就是宇健的妹妹,今年才十五歲,但已經發育的十分良好。周董事長是個勞碌命,年已六十有二,還是馬不停的束奔西跑過日子,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日子都不在家裡。

宇健生得英俊挺拔,上了高中之後,常為青春期的性慾所苦。有一天,阿姨安妮無意間看到他在房中手淫,一時春心大動,於是引誘宇健上了床。從此兩人打的火熱,兩人為了避人耳目,竟然約在小小的房間內幽會。

「小小這死丫頭,怎還不來呢!」

妹妹房中,床上放著一小桌酒席,床上竟疊抱著一對男女,妖精似的雙雙一絲不掛,男的竟是宇健。

而他腿上坐著個光溜溜美人兒,正是他的小媽安妮。

這尤物長得很白很嫩,身材適中,但肌膚豐腴,十分肉感,宇健年輕旺盛,遇上這久曠少婦,第一次交上腿就令這騷狐狸欲仙欲死,像蜜糖似的就死黏著他不放。

這是第三夜–小媽安妮死纏著他在這妹妹房中又要作愛,一面痛飲春酒助興。

「好了,小媽,別叫了,小小待會定會來的,我有一件事想先同妳談談。」

「嗯!」安妮這騷狐狸叫了一聲,回過花容來一勾緊他脖子「嘖!」的火辣辣的先又上了個香吻,哼說:「你想問什麼,說啊,大雞巴哥!」

宇健忍不住笑了聲,摸了摸她緊坐在後的一雙不停抖動大奶子,捏捏尖紅奶頭兒。

房門忽然輕饗了起來,安妮「偷食」心虛的嚇了一跳,忙光著屁股跳下床,到門邊斥問;「誰?」

「是我,媽!」

「死丫頭,這麼晚才來,嚇了我一跳。」

房門一開,走進來一位嬌滴滴小美人兒,手上拿著一瓶春藥酒。

「媽,妳不知道,要偷爸爸的春藥酒可不簡單呢!」

「好了,死丫頭,待回有賞。」

「謝謝媽。」小小丫頭說著要轉身出去,突然小媽拉住她,推了她到床上去。

「呀!不!不!媽,人,人家不要!」

「不要什麼,死丫頭,過來替妳哥哥斟酒。」

小小才十四,五歲,風情半解,羞見妖精相,但小媽卻想也拉她下水,以好「滅囗」。

於是,這個小美人兒,小小也被脫了個精光大吉,剛發育中的少女玉體脆嫩嫩的被安妮一把送入色癢癢的宇健身上。

小媽安妮,坐貼到宇健一邊,雙雙倒了一杯香酒乾杯飲下。

不久春酒幾杯過後,熊熊慾火大升,懷中小丫頭,小小首先遭殃。

「哎唷!不,不!痛死人了,媽呀!」

「死鬼,不會輕點,你妹妹年幼穴淺呀!」

宇健當先壓住小嫩肉小小在床,大雞巴硬生生插入小小玉穴內,插得血水直流,幼苞瓜開。

安妮倒有些看不過去的邊助慰著呱呱叫的小小。

「哇!小肚子裂開了,不來了,救命–」

小小年幼,作開下身幼苞,疼得死去活來,但宇健春酒已亂上性,不顧一切的,大雞巴一下一下狠入那夠緊小的小嫩穴。

好一陣又一陣,插得小小奄奄一息了,小媽這才用力推開他取過手巾抹擦了擦他雞巴上淫水,低頭含吮著大雞巴。

這騷尤物,嘴巴一裂一裂的,連吸帶套的猛含著宇健雞巴使他舒服得,雙腿直抖,大雞巴一下一下直往她囗內頂、挑、撞。

好一會兒,「嘖!」的又一聲,安妮吐出大雞巴來來了他一眼。

宇健忙色笑聲;「肉寶貝小媽!」

說著躺下床,雞巴一柱朝天,小媽如奉元寶的,玉腿一分跨上去,小肥穴對準雞巴,玉牙一咬。

「吱!吱!」一聲,小肥穴一裂,整根吞入大雞巴接著「騷狐狸」起的一陣瘋狂上樓下套,還哼哼浪叫。

小媽愈套愈烈的配合浪聲狂叫,把一旁瓜破哭啼的小妹妹小小看呆了。

最後令她更發呆的是,小媽搞了一陣穴還不算,竟扒起個大白白屁股,叫俊清拿大雞巴狠狠插入小屁眼內。

正殺得不可開交時,房日外突然又來陣敲響。

「砰!砰!開門呀!小小妳在鬧什麼?」

「啊!不好了,大媽豔玲來了!」妹妹小小驚叫了聲。

「死丫頭,別出聲,快,如此這般,我要這大姐也一起下水,嚐嚐她生出來的兒子的大肉棒」正被插屁股的小媽安妮,忙「叭!」的一聲,屁股一縮,退出宇健雞巴,而後在宇健耳邊輕語一陣。

宇健早就對自己美豔的母親存有妄想,自然不會放棄這個大好機會。

宇健慾動中,經此一震,已稍止慾火,他也不穿好衣物,即光赤著身,掩到房門後。

接著,小媽叫小小扭熄了室燈,在一片黑暗中,小小去開了門。

「哎呀!明明聽到妳這丫頭叫的聲音,怎把房門燈弄熄了。」

豔玲叫著,走進房門來。

黑暗中,但聽她妺妹安妮一聲嬌笑,叫說:「姐姐,是我呀!」

「唉!是妳,妳來此做什麼?」

黑暗中,豔玲尋聲摸去,摸到床沿,「咚!」的一聲,也上了床去聽她叫:

「妺子妳到底在小小房中搞什麼鬼?唉,妳脫我衣服幹嗎?」

「姊姊,人家是再也忍不住,想找妳「磨鏡子」麼!」

「騷妮子,喔!別亂挖,快開燈。」

「嘻!別罵麼,妳看,這隻蜜桃穴,都流蜜汁了,嘻嘻」

「我什麼,妳還不是一樣身上沒帶把的,怎麼了,唔!咦!」

黑暗中,太太豔玲說笑著,同小媽雙抱合一起逗笑,但,等媽媽伸手去亂摸時,伸出的玉手不料卻摸住一根鐵棒似的肉柱兒。

「哎哎呀!這,這是什麼?」

「嘻!這是妹子高價買來的假東西呀!姐妳玩玩它看。」

小媽挑逗著媽媽。

黑暗中,宇健從小媽背後抱住她,一根大雞巴頂出小媽的跨下。

黑暗中,媽媽伸手往小媽脂下的玉手,正好摸住宇健那根火熱大陽具。

媽媽以為真是假貨,愛不忍釋的又抓又捏著把玩,笑道:

「好妹子,這是那買來的「好東西」呀!簡直像真的一樣,告訴姐姐,我也買它一根平時好解悶。」

媽媽春叫著,小媽心中直暗笑,宇健一根雞巴被媽媽豔玲一雙嫩手抓把得好不舒服,更粗更暴長。

媽媽哎呀一聲,更抓得緊騷出水的浪叫「哎呀!真是好寶貝呀!妺子,這假東西,自己曾還跳動,暴漲呀!哎呀!妺子,快把它借,借–」

「嘻,嘻,姐妳要它,就借妳先一用吧!」

「啊!好,好!謝謝妳,妺子!」

媽媽豔玲,頭往下一伸,「咕嘖!」一聲,乖乖,竟一囗緊緊岔住那火漲雞巴頭子,含得好緊,香舌兒猛捲著那馬囗兒。

只美得宇健推開小媽豐滿肉體,大雞巴順勢狠狠往前一插。

只頂得她喉嚨發疼,白眼兒連翻了翻,拼命搖首,想吐出大雞巴。

但宇健剛搞了小媽一身肥肉一陣,這時正入高潮,大雞巴被吸入另一張美麗小嘴巴內,那一陣痛快,他再也不顧一切的,死按緊媽媽粉首,大雞巴以「側姿」的,下下急入媽媽小嘴巴,把她嘴兒當穴入的,一陣急拍猛插。

又插得媽媽眼冒金星,苦叫不出囗水直溢,好一回–「拍拍!」一股熊熊熱精噴了了來,全深貫入媽媽的小嘴內,貫得這尤物幾乎溢死過去,死命一拼。

「叭!」的一聲,好不容易才吐出那根頂死人大雞巴來,這時妹妹小小才去開了房燈。

室內一亮,但見母親美麗的小嘴巴,一片淫精吐溢著,嬌喘大作,宇健舒服的躺著,一根雞巴還冒著精水,小媽叫了聲:「哎呀!多雄壯的精子。」

叫著,安妮急撲了過來,一囗含住尚冒著精的雖巴,拼命一陣吸吮,

吸得雞巴又翹了兩翹,盡情丟出,小媽這才吃了一些「補精」。

這時幾乎奄奄一息的媽媽,張大了兩隻迷人桃花眼,她呆住了,那假東西竟是自己親生兒子的「真東西」呀!

「哎呀!妹子,妳,妳,要死了。」只羞得媽媽大叫。

「嘻嘻!姐,別羞,這下子往後我們同甘同樂,不用再受苦了!」

媽媽豔玲又尖叫了聲,桃花眼溜了溜,但見宇健的妹妹小小「啊!啊!」,竟拼命張著小嘴巴兒,在含吮著宇健已軟息一陣,又頂翹起的大雞巴。

只見宇健溪火又動似的,推開了妹妹小小的吸吮雞巴,但見大肉槍一揮,又撲了過來,撲向嬌媚動人的豔玲媽媽。

「哎呀!要死了,媽嘴巴還酸疼耆,不!不!」

宇健一撲而上,壓住粉嫩而健美身肉的媽媽,雙手左右捏住她一對粉嫩尖乳,吻住她直喘香囗兒說:

「親媽媽,妳的肉穴和屁股也真夠迷人,來!」

宇健淫叫著,大雞巴一頂「吱!」一聲,插入媽媽肥緊陰戶。

插得媽媽又白了白眼兒,浪叫了聲:「好大的雞巴。」

於是宇健又插起媽媽小穴,最後連帶她一個迷人會扭的白屁股,也給開了後庭,只也把個媽媽插遍了身洞兒,玩夠了火。

——————————————————————————–

過了幾天,是一個明朗悶熱的天氣。豔玲和安妮約了平日要好的幾個太太,到家裡游泳。

群美僅衣著三點式的,肉香四溢,迷得宇健有點昏淘淘起來。

宇健的小姑姑麗萍,是個大美人,曾是夜總會紅舞歌星。

這時麗萍媚眼兒一轉,忽見玩水中的姪子宇健,竟親熱的和他的乾媽美黛雙雙溜入一間「更衣室」。

麗萍也是個標準的騷貨,她向豔玲推說去廁所一下,偷偷的溜到「更衣室」房後,再從窗子向內一看。

但見小小更衣室中,正表演著「活香宮」,妖媚動人的乾媽美黛,身上三點式早已脫光,一絲不掛的身子,半伏在宇健身下,宇健也光著壯身子,站著,頂直一根又粗又長的大雞巴。

美黛這乾媽,正大張著豔口兒,一套一套的,含吮著大雞巴,吸得津津有昧似的,香涎直流。

一會兒,只見她吐出個大雞巴頭子,羞羞聲說;「不來了,人家嘴巴都弄酸了。」

這乾媽人妖豔,但並不騷,還一付羞迷人相的,宇健覺得相當新鮮,窗外偷看的麗萍卻卻了聲:「還不是騷貨一個,平日也假正經的。」

但見乾媽美黛老是一付羞態的,忽被宇健一把抱上身去,兩隻玉腿兒大字一分,夾到他背後那迷人多毛小肉穴兒一張開,即「咕吱!」一聲,夾入那根粗大雞巴。

就這樣,站著搞,「嘖嘖」內交聲,及乾媽一聲聲抖哼。

「好乾兒子,好…好棒,你……你這麼……會插…穴,乾媽以後……一定把女兒……嫁給你。」

「謝謝乾媽。」美黛乾媽的女兒婉芸今年十四歲,是個有名的美人胚子,偉健喜歡她很久了,於是更加用力抽插。

把個偷看的麗萍,看得心跳囗乾,一個不小心,墊著腳站的石頭,一扭動,「咚!」的一聲跌倒在地。

麗萍一聲尖呼,驚動了室中正淫入高潮的一對男女,宇健忙抱開乾媽到椅上一坐他也忘了光著身子的,急開了更衣室後門,到外一看,竟是那「大肉彈」之稱的尤物小姑姑麗萍。

宇健早有意也勾搭她上手,索性抱起她,急急送入更衣室中。

「咦!是妳。」乾媽火紅著臉臉叫。

「吸呀!要死了,你們─哎呀!屁股跌得好疼──」

麗萍這小姑姑真屁股跌疼的直亂摸怪叫。

宇健不由抱著她伏在小床上,一個屁股拱了出來,好大好圓,豐滿極了,真不愧叫「大肉彈」。

他看得呆住了,毛手替她摸揉中忍不住偷偷,猛一扼,拉下了她短褲,但見肥白得更迷人,宇健一陣心跳口乾,淫哼聲:「好屁股!」

胯下之物暴得更長,就勢吐了一囗水抹在陽具上,藉著滑潤,強姦似的,怕她扭開的,大雞巴頭子一對住那小小屁眼兒,即猛一插。

只聽大肉彈小姑姑一聲殺豬似的尖叫「媽呀!」

「吱!」一聲,大雞巴冷不防插入小姑姑特別大得迷人的白屁股中。

才插了個半節雞巴,小姑姑麗萍萬料不到他一開始,又不備的就開了她屁股瓜,只疼得她死去活來的,呱呱鬼叫。

一個大迷人白屁股死命瘋擺,但被包得雞巴夠酥緊的宇健,卻大感一陣剌激痛快的又連連下頂。

直到整根大雞巴全送入小姑姑麗萍那特別大迷人屁股內塞緊了小屁眼兒,這才頂緊個大白屁股,舒快的又磨又攪著。

搞得小姑姑麗萍這大尤物可真「欲仙欲死」的,一個大屁股拼命狂搖、狂抖。

就這樣宇健不斷的到處去尋找美穴滿足性慾,當然他的性技巧也越來越高了。

——————————————————————————–

對一般人來說,一個富有,父母身為上流階級,兒女成績優秀的家庭,應該算是一個幸福家庭了吧!王小虎的家正是一個這樣的家庭,王小虎的爸爸是著名企業的總經理,媽媽則是知書達禮的貴婦,妹妹是著名國中的資優生,而王小虎本人也就讀公立高中,他不但成績優秀,又生得身強力壯,更特別的是,他有一副娃娃臉,是個標準的美少年。不知有多少女生想要得到他的青睞。然而,他的家庭卻即將瀕臨破碎邊緣。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王小虎的爸爸王宇陽就很少回家吃飯,起先只是逢場作戲,後來就漸漸流連聲色場所。而媽媽在空閨寂寞之下,也開始迷上麻將。小虎正處於青春期,天天為性慾所苦,功課開始退步。而小虎的妹妹也因為缺乏父母的關愛而開始沈默寡言。

直到那一天,一切才終於發生轉變。

——————————————————————————–

一開始,只是一件極偶然的事件。小虎住在美國的外婆病了,通知小虎的母親欣鈺去看她。欣鈺接到電話十分著急,而又不知丈夫到那去了,於是她只好找自己的兒子小虎陪她赴美一行。

從小,小虎和母親的感情特別好。由於他是獨生子,因此母親對他十分疼愛,只要小虎喜歡的東西,欣鈺都會幫他買來。而現在母親需要他陪同前往美國,當她要求小虎時,那種企求的眼神,使小虎深深感覺自己在母親心中的重要性,於是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母子兩人第二天早上就坐飛機趕到了美國,到了外婆家才發現原來是一場虛驚,只是小病而已。欣鈺覺得讓兒子陪自己白跑一趟,十分過意不去。

於是決定在美國玩幾天,帶兒子去找自己的小妹婉鈺。

小虎已經十多年沒有看過小阿姨,當他們到達小阿姨的住處時,小虎看見一個身型俏麗的女孩子正在門口等他們。她的背影修長,細腰豐臀,使小虎看的幾乎忘神。她正是小虎的小阿姨婉鈺。在小虎的心中,母親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性,她的身段、臉型、大腿都配合得天衣無縫,包裹著的雙乳,就像充滿了氣的小皮球,美豔嬌憨,使人心搖魂盪。然而小阿姨甜美的臉孔,明亮的眼睛和兩片迷人的嘴脣,也使小虎十分著迷。

一天晚上,小虎的母親正在洗澡,而小虎正和阿姨坐在他的床上玩牌,小虎一邊玩牌,一邊藉機剝菩提子給阿姨吃。婉鈺本來要伸手來拿,小虎以恐怕污了紙牌為詞,要親送菩提子到她的櫻脣上。這時阿姨剛剛咬了一半,小虎連忙把所餘的一半放在自己的口中,偷眼瞧瞧阿姨,沒想到阿姨竟然臉紅起來,因為這動作未免是太親熱了。

「唔,又香又甜,阿姨,你是使用甚麼牌子的脣膏,為甚麼香到像盛開的玫瑰似的?」

「那不過是普通的脣膏罷了。」婉鈺說道。

「我不相信,我覺得一定是特製的,好阿姨,把你所用的那枝脣膏給我嘗一嘗,就可以曉得的。」

「我沒有騙你,你自己開手提袋找吧。」

「好的。」小虎應了一聲,把手袋打開來,拿出了那枝脣膏嗅了嗅,搖搖頭說道:「不是這種氣味的,阿姨,你脣上的香同脣膏的香,是兩樣的。」

小虎嗅了嗅脣膏,然後伸長了頸嗅向她的櫻脣,故作姿態地。

這時婉鈺並沒有掉轉臉,小虎便把鼻尖碰向她的脣,希望很快就會含住她的櫻脣,舉行他們的初吻了。

可惜,失望出現了。這時小虎的母親剛好洗完澡進來,打斷了他們的好事。不過至少小虎發覺阿姨對他也很有好感,因為她並沒有試圖躲避,假如再有機會的話,說不定這美麗的阿姨就會獻出朱脣了。

想到這裡,小虎不禁慾火上升,只好回房間用手來解決。為了加速獲得真正的答案,小虎打算使用藥物,希望能將母親弄睡,才不會有人打斷他和阿姨的好事。想到這裡,這才放心的射出一陣一陣的陽精,然後沈沈睡去。

於是第二天晚上,就在他母親坐下不久,連呼口渴的時侯,小虎馬上起身倒茶,以閃電的手法,把兩片安眠藥片投進茶杯內,遞了給媽媽。

沒想到母親隨手便把茶放在桌上,和阿姨開始聊了起來,小虎再把茶杯放到母親的左手邊說道:「媽,喝茶吧!」

「謝謝。」母親順口應了一聲,又繼續聊下去,一時間就像入了迷一樣,甚麼事情都忘記了。

「媽,喝茶吧。」小虎再一次說。

「呀,小虎,你不是說過要早睡的麼?為甚麼還不睡呢?快睡吧,睡醒了明天還有事呢?」

小虎無可奈何,只好回房裝作入睡了。

過了一會,小虎聽見客廳已經沒有聲音,就又到客廳去,沒想到倒給母親的那杯茶,已一滴無剩,而躺在客廳沙發床上睡熟的卻是小阿姨。

小虎心想,「難道媽並沒有喝,反而讓可愛的小阿姨喝了嗎?如果這是事賈,我可就是失敗了。」小虎的計劃是把母親送入夢鄉,然後就去擁抱阿姨,要求她給自己一個香吻的,豈料現在的結果適得其反,母親的威脅不解除,小虎很難如願以償了。雖然,阿姨是睡熟了,小虎可以乘機飽吻她的朱脣,可是,那就同計劃相違了。因為小虎並不志在偷吻而志在獲得這美麗阿姨的心。偷一百個吻也不會把感情邁進,那又有何意義呢?

於是,小虎嘆了一口氣,把阿姨輕輕地抱起來,放她睡在沙發床上,小心地替她脫了鞋襪,還蓋上了一張毯子。

這時,小虎的母親突然回到客廳,臉上帶著一絲詭異的微笑瞧住自己的兒子。

「媽正奇怪呢,你小阿姨怎麼會突然呵欠連連,我才回房一下,她就睡這麼熟了,該不是你這小鬼下了安眠藥吧?」

「怎麼會的。」

「媽明白了,你這小鬼頭。」媽突然爆出了一個神秘的微笑,伸出了手指戮了小虎額頭一下。

「明白甚麼呢?」小虎聳聳肩膊。

「還在做戲呢,你不明白我明白,來,跟媽進來。」

母親拉住了小虎的手,帶到自己的房裡。

「媽,妳,……。」小虎本來還想說甚麼的,可是已不被容許了,小虎的嘴脣已給母親含住,母親還把他的手一拉,要小虎抱住了她的腰肢。

其實欣鈺喜歡自己的兒子已有一段時間了,只是她始終不明白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直到昨晚偷看到小虎手淫,那根二十公分長的陽具,使她混身酸軟,淫水弄濕了下身,她這才發現在過去那段空閨寂寞的歲月中,她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而小虎其實也一直對自己美麗的母親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尤其當他每次被高興的母親擁入懷中時,下身的大陽具總是高高豎起,只是他一直不願承認這份違背倫常的感情罷了。

中年美婦自有她的誘惑力,小虎的嘴脣一遭吮住,立刻便有一種融化感,而他的手掌也像觸了電似的,使母親整個身子都軟了下來,而血脈沸騰。

這時小虎彷彿身體上的每一個細胞都起了變化,集中所有的神經去接受這份愉快。

兩人吻了許久許久,小虎聽到了一個微弱的聲音在他的耳邊叫到道:「小虎。」

「媽」,小虎也低低地喚了一聲。「我想了妳好久了。」他大力地抱住了自己美豔的母親說。

「乖兒子,真的嗎?」欣鈺不敢相信的問。

「像媽這樣美麗的女人,又有哪個男人不神往呢?我現在抱住了媽,真不想放開手來呢?」小虎俏皮地說道。

母子兩人高興的再度狂吻了起來。小虎作夢也不到自己有享受母親柔情的一天,奇就奇在自己想把母親送進睡鄉,反而錯把阿姨送進去。本想和阿姨親熱一番的,卻反而和母親緣成了合體。

小虎把母親抱了上床,把兩人的衣服脫了精光,然後盡情地看著,一個三十左右的美婦人,肌肉的彈力卻不讓少女專美,母親真的駐顏有術,那白晰的肌膚必然會帶給自己無限的歡樂,就鑑賞的角度而言,母親的一雙美乳也堪足養眼的。小虎熱情地捏著那對小時吮過的大奶,就把它們當成是屬於自己的一樣,使得眼前柔情萬千的母親不斷地呻吟著.扭動著。

小虎心想,母親是一個如此成熟美豔的婦人,爸卻待她如此冷淡,自己一定要好好疼愛、憐惜母親。於是小虎在激情之下,策馬進入了那幽谷之中。

小虎的動作是劇烈的,當他一浸潤到母親那肥美的液泉後,便立即展開著搶攻,因為小虎想要盡力彌補母親過去的空虛,以及如此長的一段時間以來那份失落的情感。

「啊...,啊...」當小虎粗長的陽具進入欣鈺緊窄的陰戶時,她不禁用那芬芳的囗腔噴出著低吟聲。

「嗤....嗤....」她那圓潤的小嘴也在嘆息著。

小虎這時那管這是不是亂倫,他只想得到心中期盼已久的那份愛。

他熱情地揮舞著,在那溫馨的圓洞中進出著,發洩著他滿腔的愛意。

這時母親把她的桃源地愈縮愈窄了,真教小虎忍無可忍.一陣陣的快感從母子交合處直透腦門,他那粗長的大陽具在艱苦中奮鬥著,要在這水澤中踏出一條通道來。

母子痛快的抽插了三十分鐘,當小虎那熱情的陽具踏出了一條緊堪藏身的小徑後,終於全身爆烈了。

「啊...啊...」母親熱情地在聳跳著,一雙乳房拋動得就要變了形啦,一陣一陣的高潮同時衝擊著母子兩人。

連續不斷的劇烈運動使兩人的腰肢就像要折開來似的,小虎也不願再多說話了,摟住了母親的香軀後便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三人出門去玩,母子倆雖然滿心甜蜜,卻怕被婉鈺看出,只好裝作沒事。但只要到了晚上,小虎就偷偷溜到母親的房中,和美麗的母親夜夜春宵,大被同眠。

——————————————————————————–

沒想到有一天晚上,正當小虎一個人在房間看書時,突然有人走入他的房中,回頭一看,竟然是脫得一絲不掛的小阿姨婉鈺。

「小虎,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能不能老老實實地回答我?」

「什麼問題?」其實小虎已經隱隱然知道阿姨想問的問題。

「你很想得到我的身體嗎?」婉鈺悄聲問道。

其實像婉鈺這樣的女子,是自視很高的,在她讀大學的四年中,她雖然也交過男友,但從來沒有認真過。可是沒想到遇上的第一個讓她一見鍾情的男子,居然是自己的姪子。在這段日子,小虎高大英俊的外貌,溫柔體貼的神情,都讓她為之著迷,尤其那天兩人幾乎接的那個吻,更使她這幾天來心神不寧。在痛苦了這麼多天後,她終於決定拋開倫常的觀念,來追求問題的答案。

「美阿姨啊!我一見到妳便被妳勾了魂。」小虎坦白地說。

婉鈺高興的一把抱住小虎,兩人熱吻了起來。小虎邊吻邊將阿姨抱到床上,然後脫去自己的衣服。

小虎凝視著俏麗的阿姨,看著她高聳的雙乳,坦腹及那微脹而又毛茸茸的地帶。

阿姨的乳尖就在他前頭搖盪看,在他眼前幾寸的地方發出著陣陣幽香。

小虎情不自禁地捏住了、捏緊了。

「喲..別這麼用力。」婉鈺微微地呻吟著。

「我很激動呢。」小虎坦誠說道。

婉鈺笑道:「傻小子,阿姨就在這,不必急。」

一個嬌婉羞澀,一個已策馬入林。

對小虎而言,美阿姨緊窄的桃源地,終於給予他穿洲過省的權利,阿姨婉轉呻吟的叫床聲,正是他更加努力的原動力。

小虎就有如猛虎出柙一般,次次盡根,下下到底,痛快的享受了這個美麗小阿姨的肉體,在射出濃濃的陽精後,兩人相摟沈沈的睡去。

第二天,小虎把這件事一五一十的告訴母親,也把自己和母親的事告訴阿姨。由於兩人都已離不開小虎,姊妹商量後決定兩人一起陪伴這小情人,直到小虎回國為止,於是小虎在美國開始夜夜享受齊人之福。

——————————————————————————–

正當小虎和母親赴美的第三天,小虎的爸爸王宇陽回到家裡來。宇陽這幾天一直在忙著一筆生意,今天總算談成了,他興高采烈的回到家中,卻發現家裡只有女兒如婷,正在客廳練從小學的芭蕾舞。

這時,由於如婷身上只穿著了一件薄薄的罩衫,而這時罩衫亦已被汗水濕透,露出整個胸罩的形狀與及那深深的乳溝,不禁吸引住宇陽的目光。

「沒想到,如婷居然變的這麼漂亮,不如……。」宇陽本來就是個好色之徒,而女兒又是個美少女,於是他開始動起念頭。

這時正好音樂播完,宇陽在問明家中兩人的去向後,連忙催如婷去洗個澡。如婷一向知道爸爸疼愛自己,於是不疑有他的向浴室走去,沒想到正洗到一半時,忽然宇陽也進了浴室,而且還脫的一絲不掛。

「爸,你怎麼進來了?」如婷連忙掩住上下身,嬌嗔的問父親。

「乖女兒,爸也想洗個澡啊!我們兩個是父女,有什麼好避忌的!」

如婷雖然覺得不妥,但也想不出反駁的藉口,只好背對著父親洗澡。

宇陽越看自己的女兒,越覺慾火焚身。起先還只是裝作無意碰到,後來索性一隻手,從如婷後邊伸過來,緊緊地摟抱住女兒纖細的腰肢,嘴脣則吻住了女兒柔滑的脖子…………

「爸,甚…甚麼事。」如婷本來想反抗,但被脖子上傳來的那股又熱又舒服的感覺弄得全身酸軟,只好任父親擺佈。

「乖女兒,爸想玩玩你這對奶。」宇陽看見女兒不反抗,高興的向上撫弄著她的一雙乳房。

「爸,不…可以,我…是你的…女兒,啊……」如婷從未試過這樣舒服的感受,可見宇陽確實是個中好手。

由於沒有乳罩的遮蓋,宇陽那雙熱烘烘的手,直觸摸在如婷的乳球上。使如婷不禁興起陣陣快感。

宇陽很快的將女兒拉倒在地板上,然後反身騎到了她那纖纖的細腰上。

「爸……你想怎麼樣呢?」如婷哀求著。

「爸要玩玩女兒的奶嘛。」宇陽吃吃地笑看,雙目放光。直盯著如婷那一雙飽滿雪白的乳房,雙手盡情地在上面揉捏。

「乖女兒,妳的奶子好漂亮啊,讓爸好好看看。」

宇陽便埋首在女兒的胸前,猛力的吸著女兒的乳房。

如婷雖然未經人事,但仍感到一陣陣的快感,享受著父親的愛撫。

這時如婷舒服的連腳都軟了,想呼呻也呻不出來。

宇陽看見女兒似乎默許了他的行為,於是將她一把抱入自己的臥房,在她的腰下墊著個枕頭,然後在用手玩了一個夠之後,脫去了自己的衣服。

然後對如婷說:「乖女,爸快受不了了,妳幫爸含一含吧。」

說完就硬把陽具塞入女兒的小嘴中,強迫如婷做吞、吐、舔、啃、吸..的動作。如婷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看爸爸似乎很舒服的樣子,只好一直在努力的盡女兒的本分,這時宇陽爽得呻吟了起來。

接著又一把拔出硬翹翹的大陽具,就向如婷那幼嫩的小穴送進去,如婷還是處女,痛的哭泣起來,他卻滿足地抽動,陽具膨脹得如一支鼓棍。

由於宇陽今日終於可以染指朝思暮想的女兒,心中真是欣喜欲狂,於是將他看日本色情片的所有招式都搬出來用。

猛烈抽插的宇陽已心精動搖,即將要洩了。

啊….啊….乖女兒….動快一點….啊….爸要射了…..。

一邊說一邊用雙手揉搓女兒的美乳,更加快速度抽插。

啊….不行….爸….不能再插了…..啊…我要死了…..。

女兒如婷一邊說,一邊掙扎,身體往左右搖動。

最後如婷身體不動也不叫了,因為她舒服的丟出了陰精。

而宇陽這時還在努力,因為他射精在即。

啊….。亦陽把滾滾的熱精痛快的射在女兒的陰道深處。

事後,宇陽滿足的吻著女兒,而如婷也嬌弱的抱住父親,父女倆從來沒有像這一刻感覺如此接近。

宇陽在女兒耳邊輕輕問一聲:「舒服嗎?」

如婷臉紅的答了一句:「唔,謝謝爸爸。」

於是宇陽得意貪婪的玩著女兒的乳房,漸漸的入睡。

——————————————————————————–

過了一個月,小虎和母親回國了,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只不過小虎的爸爸開始每天回家吃飯,不再在外流連;而小虎的媽媽也不再打麻將,專心陪著自己的兒子。而小虎也不再為性慾所苦,功課突飛猛進;如婷則又恢復了往日的開朗歡笑。

唯一和過去不同的是,每天晚上小虎的媽媽就會到小虎的房間陪他唸書,為了能時時照顧兒子的需求,通常整個晚上都會睡在兒子的身邊;而小虎的父親也開始順理成章的睡在女兒的房間。而這一切都在很有默契的情形下發生。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又恢復了以往那個和諧又幸福的家庭。 

======================================================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甜蜜家庭 – 18疯情-情色文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