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熱的三十四歲母親 – 18疯情-情色文学

情色文学 18疯 1年前 (2020-06-21) 46次浏览 已收录

●狂熱的三十四歲母親 

 

第六章理代子‧‧‧‧狂熱的三十四歲母親

§6-1
對純也而言,和母親以外的女人性交,這是第四個人。過去的女人都是四十出頭,
所以二十三歲的大平由加利就顯得特別年輕。
聽說是銀行董事長的女秘書,一定是有知識的,但未必是美女,或許穿著樸素,看起來
很平凡。
在銀行的古板行業中,美麗的女人一定會在最前線的窗口工作。在幕後替老板工作的
女秘書,最重要的條件是頭腦清晰,容貌必然是次要了。
剛在大學畢業一年,就享受她二十三歲的年輕肉體‧‧‧‧
純也想著,從浴室的窗戶向外看。
不愧為銀行的老板,有如此壯觀的別墅,同班同學的高山耕太和老板的父親比較,不是
屬於聰明的。在高一的班級中,成績是屬於落後的,純也和田口俊樹在每一次考試時
都會協助他。
純也本身也不是優秀的學生,有時也會得到俊樹的幫助,尤其在寒假前的期末考,
如果沒有俊樹遞過來的小抄,很可能得到生平最壞的成績。
考試完畢後,俊樹找純也商量,其實幾乎是威脅,對他提出的事,雖然感到訝異,
但好奇心強烈的純也還是贊成。
如此看來,也許是同意,而不是威脅。
田口俊樹的要求,可以說是異想天開的交換彼此的媽媽性交。
這種事要有一個大前提,那就是母親必須膩愛男孩。在這方面,兩人都是獨生子。
獨生子在家可說是專制的君主。母親為了獨生子,可以做任何的犧牲。
純也得到俊樹的各種幫忙而欠了人情,但彼此和對方的母親性交,也可以說是平等的。
絞盡腦汁,研究出來的就是純也遭到俊樹等同學的欺負。
這樣的關係持久後一定會被揭穿,所以交換母親只限一次,少年們的考慮還算周到。
可是知道這件事後,藤田隆司、高山耕太、山倉宗一也要求參加。
山倉宗一是三年級,他的理由是受到低年級的集體欺負。
所以這些少年們是和交換母親的所有對方的母親性交了。
在這些母親中,最受歡迎的是理代子。不但年輕,而且貌美。
純也唯有對高山耕太的母親敬而遠之。在家長會上看到時,覺得至少有五十幾歲,
於是提出由在他家做女傭的年輕女人代替的要求。
可是耕太說要以另外的女人代替,這個女人就是父親的秘書大平由加利。
「不會有問題吧?」
純也還是不放心。
「你放心吧。」
耕太拍胸脯保證。他是有以下根據。
在耕太還是國三,快要畢業的時候,到靜岡市的親戚家裡回來時想去位於箱根的別墅。
能看到湖水的別墅,距離公車站走路只需二十分鐘。
風景優美,所以每一次都以散步代替搭公車。
這一次到達別墅時,天色已暗。
原以為別墅無人,但看到燈光。
停在門口的車正是父親私人用的轎車。
來這裡的途中,打電話回家時,母親說父親去旅行了。沒想到旅行的目的地就是箱根
別墅,耕太感到意外。同時覺得不方便立刻進去。
耕太小心翼翼的繞到別墅的後方。
看到浴室的燈光亮了,雖然看不見裡面,但從傳出來的聲音判斷有兩個人:一個是
父親,另一個是年輕女人的聲音。
因為浴室的燈光剛亮,耕太判斷不會很快就洗好,立刻回到門前,用自己的鑰匙
打開門,悄悄的走到浴室門外。
「啊‧‧‧‧不行呀‧‧‧‧那樣我會熱昏的。而且,你也許會昏倒。」
聽到嬌柔的聲音後,只有年輕的女人從浴室走出來。
純也躲在角落,看到只披一件浴巾就走進房裡的女人。
耕太立刻溜出別墅,是夜就回到家裡。
沒有對母親或祖父提及此事,耕太知道那個女人是已內定進入公司的大學女生大平
由加利。
因為以前看到男秘書把內定錄用者的履歷表和照片拿到家裡給父親看。
幾天後的早晨,耕太打電話到銀行的秘書室。
大平由加利對耕太提出的問題,感到緊張。耕太同時也約由加利在下班後見面。
「妳和爸爸的秘密掌握在我手裡。將來有一天也許要妳幫忙。我保證會守秘密,
妳也不能把我已經知道的事告訴爸爸。」
耕太如果威脅的話,由加利可能會和他發生關係,耕太卻沒有那麼做,不只是因為
是父親的愛人,擔心和她發生關係後,彼此的立場就平等了。
所以,純也要求年輕女人時,耕太就決定利用由加利。

§6-2
拿到箱根別墅的鑰匙,比約定時間早一小時到達的純也,很擔心由加利會失約。
在別墅裡踱方步,來到引進溫泉的寬敞浴室前時,電話鈴聲響了,是由加利本人
打來的,表示立刻搭計程車來別墅。說話的聲音很鎮定,可能已經接受這個事實了吧。
純也泡在溫泉的浴缸裡,想到大學畢業一年的女秘書‧‧‧‧
就算對容貌不報很大希望,至少比過去的幾個同學的母親還年輕。就這樣幻想沒有
看過的胴體時,不由得勃起了。
於此之際,門外更衣室傳來開門的聲音。
「我剛到,可以進去嗎?」
來的太突然,純也的肉棒仍舊勃起,使他感到慌張。
「我可以進去嗎?」
這樣催促時,純也不能不答應,純也本來是掌握主導權的。
「請‧‧‧‧請進‧‧‧‧」
純也坐在矮凳上,以毛巾掩飾胯下物。
「我進來了。」
隨著可愛的聲音,浴室的門打開,兩個人的視線相遇。
由加利面帶笑容,相反的,純也是僵硬的表情。純也心想輸給她了。
身高約一百六十七、八公分,用毛巾掩飾胯下,但乳房裸露。
豐滿而富彈性,沒有下垂的年輕乳房很迷人。身體的曲線姣好,這些都是母親理代子
所沒有的。
美麗的面貌和媽媽不相上下。
「你好‧‧‧‧請多多指教。」
說話的口吻也有些輕視純也。因為知道純也是高中生,所以不把他放在眼裡吧。
由加利在純也的斜前方蹲下,絲毫不膽怯的開始洗下半身。
看到黑色的陰毛,純也覺得那是如黑鑽石般發出光輝。
原以為她會進入浴缸,可是來到純也的背後,伸手取走毛巾。撒上沐浴乳,開始洗純也
的後背。
純也用雙手掩飾胯下,對其後的發展有很大期待感,同時也感到不安。
「該洗前面了。」
由加利來到純也的面前,拉起右手,開始擦拭。
輪到拉起放在肉棒上的左手時,只好讓肉棒暴露出來。
「喲‧‧‧‧」
在由加利的驚訝聲裡,多少感受到開玩笑的口吻。
純也為挽回頹勢,為掌握反攻的機會,分開大腿,故意挺出勃起的肉棒。
「給我洗吧。」
「是,我是來做奴隸的。所以,什麼事都會做的。」
由加利的話仍有開玩笑的口吻。
「奴隸就要做的像奴隸。」
純也突然伸手用力抓住乳房。
由加利露出恐懼的表情,隨即又很仔細的洗純也的身體。
從她洗的方法也感覺得出是有意圖的,應該很快洗完就算了,但故意不碰肚臍以下的
部分。
猛烈勃起的肉棒恨不得立刻被摸到,脈動的幾乎碰到下腹部。
忍耐‧‧‧‧要忍耐‧‧‧‧
純也想對保持泰然態度的由加利報一箭之仇。
仔細觀察對方的表情時,先前的從容態度消失,眼神濕潤。
難道‧‧‧‧看到我的肉棒就興奮了嗎‧‧‧‧
純也產生這樣的想法,因為除化妝品的味道外,也聞到女人性器特有的氣味。
「聞到妳的陰戶味道了,這個味道就是那個味道吧。」
純也故意開口就說出淫穢的話。
由加利生氣似的向純也看一眼。但顯然的沒有先前的那麼從容,而且臉色已經通紅。
「妳也是女人,大概看到我的陰莖,陰戶裡就濕了吧。」
「你這個小伙子還真神氣呀,真想揍你一頓。」
「哦,那就請吧。」
這一次純也是用開玩笑的口吻。
「好吧‧‧‧‧」
由加利用毛巾包住肉棒,開始搓揉。
「噢‧‧‧‧」
純也還沒有足夠的經驗對抗那樣巧妙的動作和速度。
「啊‧‧‧‧」
當更用力搓揉時,純也忍不住開始射精。
精液噴到由加利的胸部,發出強烈的氣味。
「嘻嘻,果然是小弟弟。」
純也把露出勝利表情的由加利的臉拉過來,將龜頭上還留下精液的肉棒挺上去。
由加利搖頭,然不是真正的討厭。
「怎麼?這種事也做不到嗎?妳不是奴隸嗎?」
純也的話還沒有說完,萎縮的陰莖已經被由加利吸入可愛的嘴裡。
純也射精後,多少能恢復從容的心情看由加利的動作。
那是十分美麗的景色。當用髮夾固定的頭髮散落時,純也聞到異於下腹部的味道。
「‧‧‧‧」
在純也的心裡突然產生異想天開的念頭。也正是看到偶而扭動一下豐滿屁股的時候。
從聳立分開的部分有很深的溝,純也雖然不能直接看到,但從鑲在後面牆壁的鏡子
能看到隱藏在溝裡的東西。
可憐的菊花蕾像在閃避別人的視線,悄悄的在那裡喘息。從其下面到前面的肉縫周圍,
看到有黑色的短毛。
不知道女體的構造完全照映在背後鏡內的由加利,改變姿勢時,屁股溝扭曲,連
菊花蕾的形狀也發生變化。
純也再度勃起,並不是完全因為受到口交,應該是受到鏡中景色的刺激。
在少年心裡的淫猥企圖越來越強烈,為實現此一計畫,面前這個年輕又嬌嫩的
由加利是最適合了。
「夠了!如果又射出來,到時候可派不上用場了。」
由加利只是嘆一口氣,默默的把身體靠在牆上,失去焦點的眼睛濕潤,顯而易見的
動了情慾。

§6-3
「就躺在這裡吧。」
巧妙的模擬岩石的大浴缸,至少有一般家庭的數倍大。
「什麼‧‧‧‧就在這裡嗎?」
純也沒有回答。他認為自己是支配者,所以不需要做說明。
為臉上露出困惑表情的由加利,純也把毛巾鋪在浴缸邊緣的圓石上。
「這個可以代替枕頭了。」
由加利點點頭,帶著害羞的表情躺下,雙手放在乳房上掩飾。
「妳的手礙事。」
純也發出粗暴的聲音,由加利只好把手移開。
二十三歲女人的身上,同時具備年輕和成熟女人的氣味。
圓椎形的乳房因興奮而微微顫抖,乳頭雖小,但已經勃起。在進入浴室時,純也看到
乳頭是埋在乳暈裡的。
很顯然,在搓揉純也的陰莖和含在嘴裡時勃起的。
因為年輕,和我一樣很快的又興奮了‧‧‧‧
純也懷著這樣的感歎,開始吻乳房。
散發出女體特有氣味的由加利立刻開始扭動身體。這是由加利來到這裡的第一次被動。
嘿嘿嘿‧‧‧‧她很敏感‧‧‧‧
純也很高興,因為這樣玩起來才夠味道。
輕咬乳頭時,由加利立刻仰起頭,急著想抓住肉棒。
「還不能刺激那裡,會馬上射出來的。」
看到如此反應敏感的肉體,會產生強烈興奮,自然會很快的射精。
純也希望把自己保留在興奮的狀態下,實行自己的計劃。
想要兩個人都在瘋狂之下盡情的性交擁抱。
吸吮乳頭時,同實撫摸大腿,愛撫鼠蹊部,或在陰阜上搓揉,但絕不碰花蕊。
由加利開始扭動屁股。純也知道那是希望快一點摸花蕊的信號,但還是忍耐下來。
並沒有聽到由加利的哀求聲,然那種難耐的動作,顯然的是想性交了。
把臉貼近看時,在陰戶兩側有刮毛的痕跡,這是為穿比基尼裝的關係。
純也的臉浮現笑容,因為想到女人自己看著在胯下刮毛的樣子,的確是有趣的場面。
把乳膏塗在陰毛上時,由加利忍不住抬頭看。可是看到純也的認真表情後,什麼話
也沒有說。
反而是純也為由加利擔心。
她和高山耕太的父親幽會時,要如何說明這件事呢?應該有困難的,但還是沒有拒絕,
這種膽量使純也感到驚訝。
塗上乳膏,開始操作刮鬍刀。
只是來回幾次,就把大部分陰毛刮掉,只有在陰唇四周留下少許的短毛,怕刮傷那裡
才留下來。此一情景,顯得十分淫猥。
純也用溫水沖洗刮過的地方,然後仔細看。
身體比剛才紅潤,純也進入她的雙腿之間,大腿分開時,原閉合的肉縫向左右分開,
立刻流出積存在裡面的液體。
那裡濕潤的如鬧水災。
用食指沾上液體塗在膨脹的陰核時,由加利發出如墜落懸崖的呼叫聲,抬起屁股。
「舒服了嗎?」
看到如此強烈的反應,年少的純也忍不住問道。
「好‧‧‧‧太好了‧‧‧‧啊‧‧‧‧你在那裡學來的?」
呼吸急促的表情使得由加利顯得更美豔。
「我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真的嗎?」
「真的,因為妳很美。所以想折磨一下。只是剃毛,妳好像就很興奮了。」
「是很興奮‧‧‧‧現在仍舊興奮。女人受到凌辱時,一方面不想要,另一方面又特別興奮或
感到舒服。」
「是嗎?我也學到不少。」
「快插進來吧‧‧‧‧早就想死了。」
「很想嗎?」
「看我那裡就知道了吧。」
「看那裡呢?」
「真是的‧‧‧‧是陰戶呀!快呀‧‧‧‧快插進來‧‧‧‧」
「好吧。妳能在這裡做狗趴姿勢嗎?把毛巾墊在下面。」
「你這個人也真是的‧‧‧‧」
由加利非但不討厭,反而看得出非常興奮的樣子。
由加利以熟練的動作做出狗趴姿勢後,把屁股向後面高高挺起。
她就是用這種姿勢和高山耕太的父親幹的‧‧‧‧
由加利的態度很自然,這也引起純也的鬥志。
「快一點‧‧‧‧」
由加利發出甜美的鼻音,露出陰戶,扭動屁股。
純也抱住由加利的屁股,瞄準肛門,用舌頭舔上去。
「啊‧‧‧‧」
意外的動作使由加利發出尖叫聲。可是沒有逃避。
純也用舌頭舔肛門的同時,手指插入已張開嘴的肉洞裡,所以由加利的聲音裡帶著
驚訝和歡喜的感情。
純也的手指和舌頭立刻感受到強有力的肌肉收縮。此時,純也還不了解女人的前後洞
和括約肌的關係。
插入肉洞的手指被夾緊的同時,肛門的收縮似乎要把舌尖反彈回來。
對純也而言這是新發現,頗富趣味。
「啊‧‧‧‧好‧‧‧‧那樣弄就快要洩了‧‧‧‧啊‧‧‧‧繼續弄吧‧‧‧‧怎麼辦
‧‧‧‧快要洩了‧‧‧‧把你的堅硬肉棒插進來吧‧‧‧‧我想要‧‧‧‧」
純也對美麗的女秘書的要求感到驚訝。大膽、率直的好色女人,同時也感到她具有
很大的魅力。
「真的這麼想要我的肉棒嗎?」
「想要‧‧‧‧想要!快一點用力插進來,陰戶壞了也沒有關係‧‧‧‧」
純也覺得熱血直衝腦頂。自從第一次和母親性交以來從未如此興奮過。
右手握住肉棒,從馬口出來的透明液體不知何時溢出的,已經流到陰囊。
龜頭頂在肉縫時,剛才用嘴愛撫的肛門,像水池裡的鯉魚嘴一樣一開一閉。
「要進去了。」
純也說完,把肉棒插入肉洞,姆指插入肛門內。
肉棒立刻被柔軟的肉壁包圍,但姆指幾乎被反彈出來。
「啊‧‧‧‧不要‧‧‧‧痛啊‧‧‧‧」
純也聽後,立刻抽插肉棒。
由加利喊痛的聲音立刻轉為好。
純也一面抽插,一面再度將姆指插入肛門內。
「啊‧‧‧‧怎麼辦‧‧‧‧唔‧‧‧‧」
在由加利的下體,同時產生快感和疼痛。
純也沒有放棄陰戶的抽插,因此由加利的哼聲更大,純也見狀,將姆指深入肛門裡。
在橇開肛門的堅硬洞口時,姆指便輕易的進入第一關節。因為收縮很緊,不能像肉棒
那樣自如的抽插,是以,以手指為軸,向前後左右搖動。
肛門變成各種形狀,與此同時,用力抽插肉棒,陰囊打在女人的大腿根或陰阜,發出
啪啪的聲音。
終於,由加利不再喊痛,開始改叫「好舒服!」
「妳舒服了嗎?」
「是呀‧‧‧‧你說得沒錯‧‧‧‧原以為還是個小孩子‧‧‧‧啊‧‧‧‧用力的
插吧‧‧‧‧啊‧‧‧‧」
不久後,插在肛門裡的姆指也能順利的活動。
純也的手指和肉棒在女人的體內,彼此都意識到對方的存在,一片薄薄的黏膜卻很
強韌,極富伸縮力,不會破裂。
說起來,女人的陰戶和周邊的肉都像橡皮一樣能伸展‧‧‧‧
射精的預感使純也意識到危險,由於還沒有使由加利達到終點,自己卻要結束,但當
忍不住要射精時,由加利突然扭動身體大叫。
「讓我洩了吧‧‧‧‧讓我洩了吧‧‧‧‧」
現在只好靠運氣了‧‧‧‧
就算自己先結束也無可耐何,於是純也開始做猛烈的活塞運動。
「啊‧‧‧‧屁股也很舒服‧‧‧‧那邊和這邊都舒服‧‧‧‧用力插吧‧‧‧‧」
純也從由加利的話知道,女人的肛門也一樣感到舒服,這是說加倍舒服了。
每當肉棒在花蕊裡進出,有兩個球的肉袋就敲打女人的陰阜,從兩個洞裡同時發出
噗吱噗吱的聲音。
「啊‧‧‧‧好的受不了‧‧‧‧」
純也拼命的抽插,由加利也扭動屁股迎接肉棒。
「唔‧‧‧‧要出來了‧‧‧‧」
純也終於發出興奮的聲音,表示快要射精。
「我也要洩了‧‧‧‧讓我洩出來吧!」
由加利大叫,花蕊和肛門強烈收縮。
純也做最後的衝刺。
「洩了‧‧‧‧洩了‧‧‧‧」
由加利的身體顫抖,為達到性高潮的頂點,歡喜的嗚咽。
純也開始噴射,痛快的噴射到最後一滴,看到性高潮的美妙光彩。

§6-4
第二學期期末考試期間,純也沒有到房裡來,所以理代子認為,純也在努力用功,
再不就是有了心上人。
很奇妙的是田口俊樹或藤田隆司、山倉宗一,都只要求一次。開始出現時好像在恐嚇,
到後來甚至於顯示出親切感,而在發洩慾望後都不見了,從此不再出現理代子的
面前。
理代子也認為那是純也和他們策劃好的,但沒有追問純也。現在提過去的事也
無濟於事,也不希望增添純也心理上的負擔。
而且理代子也假裝被害人的模樣,從中享受男人帶來的快感也是事實。
奇妙的是,恢復平靜生活時,理代子感到身體各處都顯得空虛。和少年們陶醉在
瘋狂的世界時,以為自己是淫亂的女人。因此血液開始騷動,同時坐立難安。
另一方面理代子也有一般常識,除非純也主動來要求,否則不會積極的引誘。
理代子知道這就是身為母親的立場。
可是消除不了空虛感。
有一天晚上,洗完澡在保養肌膚時,電話鈴響了。
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從直覺知道,電話是遠在國外的純一郎打來的。
除非有重要的事,丈夫是不會打電話的。這一次好像沒有急事,只是利用純也學校
放假的時間,叫理代子去他在國外工作的地方。
掛斷電話前,還說最近常夢到妳,使理代子產生恨不得立刻見到丈夫的衝動。
放下電話時,感到前所未有的騷癢感。理代子就這樣躺在床上,放蕩的分開雙腿,
撫摸火熱的下腹部。
想起過年時回國的性交場面,全身血液開始騷動。好像都集中在花蕊上,那裡幾乎
要溶化了。
「啊‧‧‧‧親愛的‧‧‧‧」
閉上眼睛時,腦海裡出現丈夫的陰莖,同時也出現少年們尚未成熟但巨大的肉棒。
用兩根手指捏弄突出的陰核時,覺得有動靜,於是張開眼睛。
不知何時進來的純也,穿著睡衣站在床邊。
急忙拉起毛毯想蓋在身上時,被純也拉開。
「繼續弄‧‧‧‧媽媽‧‧‧‧要繼續弄‧‧‧‧」
純也看著母親手淫,立刻把錄影帶放在錄影機裡放出來。
畫面上出現在學校教室裡性交的山倉宗一和理代子。很顯然的是偷拍的。
「為什麼?」
純也脫下睡衣,說:
「不只這一次,和其他的人性交時都偷拍了。這是為了我和媽媽兩個人,不會給別人看,
放心吧。」
「果然你是說謊,根本沒有受到欺負。」
「沒錯,不那麼說,媽媽一定不會答應。我也和他們的媽媽性交,不然也許我就變成
強姦犯了。媽媽,對不起,以後不會這樣了。」
純也說完,脫理代子的睡衣。
理代子就這樣在兒子的面前完全赤裸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純也在理代子的面前脫光自己的衣服。
「都是因為媽媽手淫‧‧‧‧」
純也露出難為情的表情把理代子的手拉到肉棒上。
「啊‧‧‧‧還是媽媽最好。」
理代子聽後打從心底高興。
理代子的手開始很自然的搓揉,很快就使純也進入高潮。
「啊‧‧‧‧不行啦‧‧‧‧不要弄了。」
「為什麼呢?」
「要出來了。」
「射出來吧,媽媽給你喝下去。」
理代子對自己突然說出這種話感到非常驚訝,說過後,如少女般的臉紅了。
「真的嗎?」
純也發覺母親和以前不一樣了。主動的說這種話還是第一次。
年輕的肉棒在理代子的嘴裡更增加硬度,理代子也發覺純也的陰莖和以前不同了。
看到兒子的成長心裡很高興,但想到即將離開母親時又有一點寂寞感。
「啊‧‧‧‧舒服得受不了。」
純也抱緊理代子的頭時,肉棒進入喉嚨深處然後突然膨脹。
他要射精了‧‧‧‧
想到這兒,火熱的精液便噴到喉嚨裡。
理代子感到窒息,拼命的吞下精液。不久,純也嘆一口氣,從母親的嘴裡拔出開始
萎縮的陰莖。
純也像要回報似的推開母親的雙腿,花蕊已經完全濕潤。
「因為好久沒有和你這樣了‧‧‧‧」
看到母親興奮的模樣,做兒子的也很高興,舌尖插入肉縫時,理代子仰起頭發出哼聲。
純也不停的舔,用手指搓揉。
「啊‧‧‧‧要洩了‧‧‧‧不要啦‧‧‧‧會洩出來的‧‧‧‧」
「洩出來吧,我會給媽媽弄很多次。」
純也把舌尖深深插入肉洞裡,用手指沾上蜜汁塗在會陰部和肛門上。
「媽媽,我要求一件事。」
理代子看到純也的表情非常認真。
「什麼事呢?」
「我想要媽媽的處女。」
「‧‧‧‧」
理代子不知道純也的話是什麼意思。應該知道媽媽不是處女,看純也的表情卻又不像
在開玩笑。
「你說吧,為了你我什麼都會答應,以前不也是這樣嗎?」
「那麼,媽媽把身體轉過去。」
理代子明白純也的意思。轉過身體,做出狗趴姿勢,抬高屁股。
他要求的果然是後面‧‧‧‧
「隨你便吧,媽媽的這裡還是處女。」 
堅硬的龜頭想推開新的門。 
理代子沒有感到痛苦,就算疼痛也感到舒暢。 
「啊‧‧‧‧媽媽!」 
理代子沒有比現在更感到兒子的可愛。 
丈夫從外國回來時會變成什麼情形,現在無法預測,但在純也長大離開母親之前, 
理代子準備做兒子的女人。 
「媽媽‧‧‧‧媽‧‧‧‧」 
那是幼兒呼喊媽媽的聲音。 
「射吧‧‧‧‧盡量的射出來吧‧‧‧‧媽媽要和你一起得到舒爽‧‧‧‧射出來吧‧‧‧‧ 
啊‧‧‧‧啊‧‧‧‧」 
理代子的腦海一片空白,唯有快感出奇的強烈。

======================================================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狂熱的三十四歲母親 – 18疯情-情色文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