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胎 – 18疯情-情色文学

情色文学 18疯 1年前 (2020-06-21) 88次浏览 已收录

●投胎

我睜開眼睛,周圍的一切由模糊逐漸清晰,回想起來,我仍是一片茫然。

但我記得一清二楚,我叫林俊桓,二十五歲,嗜好是找女人做愛。

我有一個老婆,一個非公開的二奶,一個女兒以及記不清幾個的女朋友。

還有,我老婆懷孕了,隨時要生孩子……

奇怪﹗怎麼我現在變成這樣﹖我不懂講話,手腳無力,睡在一張嬰兒床上面,我老婆不停地對住我哭,叫我做小桓……

天啊﹗我怎麼會變成嬰兒呢﹖

我竭力的回憶,回憶……

啊﹗想起來了,在這之前我和一個妓女上床。

哇﹗利害﹗那女子脫光衣服之後,就像一塊白玉似的,又白又滑,我抱住她左攬右抱,見她脖子上掛著一塊古靈精怪的紅玉,就問她是什麼東西。

她說道︰「我是西藏姑娘,是性姑再世,要找一個強勁的男人,助我轉世投胎。」

我見她神神化化,就當他在講笑。

她認真地告訴我,如果我可以令她有高潮之下快活四次,她就會轉世再做性姑,而到時那塊紅玉將會變成紫色。

我一直當她白痴妹妹,不過,她除了膚色較深,又漂亮又性感,而且熱情似火,傻不傻都沒有什麼關系。

她雙腿夾住我,餵我吮她的乳頭,甜甜的,原來她乳房的鮮奶極豐富,吸之不盡。

我吸了又吸,她就用她十隻玉指把弄我的陽物。

玩了十多分鐘,她笑著對我說道︰「你合格了,我就要你幫我轉世,你將會享受到人世間最完美的性享受。」

祇見她將那塊紅玉脫下來,然後用紅玉磨擦我全身,好快我就慾火燃遍身體。

然後,他將紅玉含入嘴裡,吐出時再塞入自己下陰。

她誘導我將陽具插入,我開始害怕,不知她在弄什麼邪法,但似乎無法抵擋。

我將陽具插入,初時十分痛楚,想出力拔出時,卻好像有一股引力吸住似的,無法拔出來。

她主動帶領著我,見到她個又白又滑的屁股一高一低地起伏,起伏幅度愈來愈大,好似一座雪山,在北極海之上飄呀浮呀﹗

我根本不必出力活動,躺在床上望住她半帶羞紅的笑臉,享受她的『反抽插』,果然奇樂無窮。

突然,下體感覺有點異樣,於是我大叫道︰「好熱啊﹗」

她說道︰「一邊熱,一邊脹,你的精液已經集中在陽具尖端,好快就會射了。」

我望一望下體,大叫道︰「哇﹗好大啊,比平時脹大三四倍了。」

她笑道︰「好了﹗我你可以一齊入高潮了,我和你都可以轉世投胎。」

我性火蔓延,十分衝動,但聽到她這樣講,仍然大吃一驚。

我問道︰「你是不是說,我都會死﹗」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嘛﹗」

「但我不捨得我老婆,我不想死呀﹗」

「太遲了,不過你記住,過奈何橋之時含住我那塊紅玉,你就會記得前世的事。」

接下來她數次高潮到時,簡直天翻地覆,我無從選擇,祇能夠盡情去享受了。

高潮過後,她昏死過去,我亦奄奄一息,見到已經那紅玉從她陰道流出,變成一塊紫玉,我還記得她的話,拿起那塊紫玉,含入口中。

之後我就不省人事了……

現在,我變成嬰兒,看來,我一定是已經再次投胎了﹗

我老婆還流著淚對住我吶吶地自言自語道︰「小桓,你阿爸沒用,你出世時,他竟然去嫖妓,還中風死了,你長大之後,千萬別學他呀﹗」

哦﹗原來我投胎後,竟做了我老婆的兒子,真是冤孽咯﹗

我想將真相講她知,一講話,就變成嗚哇嗚哇地哭叫。

我老婆抱起我,我個嘴碰到我老婆的奶子,竟然衝動起來。

我老婆的乳房很明顯是比以前漲大了,我聞到一陣乳香,就用手去抓去乳房。

唉﹗想不到到我的手手腳腳,都不可以控制自如,我個心裡是想用手撫摸她,就變成用手指抓她。

好在我並沒有什麼力氣,沒抓傷老婆那對漂亮的奶奶。

老婆一點都不生氣,竟好聲好氣的說︰「阿桓,肚子餓嗎﹖媽餵奶奶給你吃。」

老婆真豪放,一下子解開衣鈕,上身半裸,將個奶頭塞入我的口裡面。

哇﹗自從上次老婆生女兒到現在,好久都沒有吃過人奶了,我一口含住,就用力地啜起來,嘻﹗真香甜。

我一邊笑,一邊吮奶,老婆也一邊對住我笑道︰「乖呀﹗媽怎麼辛苦都會養育你成人哦﹗」

人奶聞到已經好香,入口更覺甜美,加上老婆全身肌肉又嫩又滑,我就不停用手去摸。

突然,下體感覺異樣,原來是我那個小姨用手指攪我陽具。

小姨祇得十八歲,生得好漂亮,我一早就已經對她傾慕,不過,她畢竟是我老婆的妹妹,我當然不敢打她的主意啦﹗

現在,見到她玩弄我那條小弟弟,還不停地對住我笑,我想不衝動都好難啦﹗

小姨還說道︰「姐姐,你看她這小東西,還懂得脹大哩﹗」

我老婆罵道︰「你這騷貨亂說什麼,他那麼小,怎麼會勃起呢﹖」

小姨似乎對我那條雀雀特別有興趣,不停地攪弄我,好對老婆說︰「你猜我可不可以學你那樣餵奶呢﹖」

老婆說道︰「你又沒生過孩子,那裡有奶呀﹗」

小姨說道︰「我一定要試試﹗」

小姨將我搶過去,就解開自己的上衣。

她沒有戴胸圍,露出雙乳時,祇見她上身皮膚十分健康,晒成到金黃色。

祇有乳房部位,因為晒太陽之時,沒有脫去乳罩,就顯得十分雪白。

好似兩個雪糕球,放在一盆朱古力蛋糕之上,一見就想吃。

以前,我祇有福氣可以一睹她穿泳衣時的胸前美景,現在,我不祇可以欣賞,還可以摸,可以吻,可以吮,真是天下間的美事。

我用手摸她,她對我老婆笑道︰「你看看,你的兒子這麼色,見到我的乳房就好像螞蟻見到糖一樣。」

老婆笑著說道︰「你自己作賤嘛﹗」

「我這對奶一點都不賤呀﹗好幾個男孩子想一親芳澤都沒有機會哦﹗」

「你遲早做老姑婆呀﹗」

「我偏愛益你兒子,喜歡讓她玩我這對奶奶。」

過了一會兒,我老婆睡了,小姨抱我入廁所,初時我不知她想做什麼,但見小姨將她的乳頭塞入我口中,叫道︰「咬我啦,小乖乖。」

我十分聽話,但我用盡力量都畢竟有限,小姨似乎十分不滿,抱著我,讓我用一對腳兒踩她的乳房。

很快的,我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原來小姨在利用我幫她手淫。

我十分樂於這樣做,尤其是用我腳兒踩她下陰之時,更加是受用無窮。

她的恥毛好嫩好滑,好似一塊小草原似的。

她嘗試將我整隻腳兒塞入的她下陰,但攪了一輪都不成功。

我見到她的臉部表情開始轉變,變得十分痛苦似的,並且呻吟起來。

我當然明白這是高潮享受的表情。

我抱住她的大腿,把頭枕在她下陰草叢之中,她就坐在地下,用手搓自己乳房。

我感覺到的下體有淫液流出,我就用舌頭去裡。

可惜我祇是一個嬰兒,沒辦法和她做愛,否則,我和她都會得到更大的快樂。

玩了一會兒,我老婆突然敲門,問︰「妹妹你在搞什麼鬼呀﹗」

小姨趕快說道︰「我在替你兒子沖涼呀﹗」

小姨仔馬上校好水,全裸抱住我,一齊坐入浴缸之中。

哇﹗這算不算鴛鴦戲水呢﹖

小姨一直祇當我是一個嬰兒,所以並有避男女之嫌。

我雙手亂抓,一拳打落她乳房。

以前,我都沒有機會看清楚她對奶奶,這次總算有機會慢慢欣賞了。

當水流過乳房,就好似一條一條小溪從山頂向四周流出瀉下一樣。

她那對奶奶真大,白裡泛紅,好漂亮,我想用手指去夾她的奶頭,但我的手指真不爭氣,不很聽話。

小姨對住我笑,突然,她將我整個人舉高,望住我下體。

我也望一望自己那條小東西,小到好似粒花生米似的,並沒有什麼好看﹗

打她就好像很有興趣,自言自語地說道︰「小雞雞,好有趣,姑姑喜歡,嘻嘻﹗」

我聽到她這樣說,就覺得有點衝動,突然,姨仔一口吸住我那條小東西,用舌頭裡呀裡,又用咀唇啜呀啜。

我以前手淫之時,就經常性幻想這個環節,想到小姨她幫我含吐之時,我就會好衝動,下體好快就會射精。

但這次,我的腦雖然覺得好衝動,小雞雞始終是小雞雞,一點反應都沒有。

沒法子啦﹗我祇不過是一個嬰兒,才幾個月大。

老婆又拍門了,小姨才穿衣出來。

之後,我最享受就是老婆每日餵我吃奶,每次我都狂啜狂咀。

我最討厭的是隔籬屋個張師奶,那個肥婆的口好臭,又喜歡用手指捏我的臉,搞到我痛得要死。

祇可惜,除了哭之外,我毫無反抗能力。

有一天,我老婆帶我個女兒絲絲去醫院,她發高燒。

於是就將我暫時交給張師奶。

原來張師奶是個寡婦,老公死了好幾年了,我見到她老公的神位才知道。

張師奶將我放在梳化椅上面,就開始用她那隻腳玩我。

她那隻又肥又大打腳掌,比我的臉還大。她一腳踩住我,然後把每隻腳趾湊到我鼻子上,我想推開,又不夠力,祇聽到她說道︰「乖乖,聞腳,聞啦﹗」

她的腳趾真的好臭,好難頂,接著,她還將的腳趾逐隻塞入我的口裡面。

哇﹗滿清十大酷刑呀,死八婆,〔粵語罵女人〕我要是有牙,一定咬斷你的腳趾﹗

時間過得好快,轉眼又過了一年,我剛剛過了生日。

全靠每日啜老婆那對奶,我肥肥白白,十分可愛。

其實,小姨的功勞都好大,她自從試過一次讓我用雙腳踩她下陰而有高潮之後,就經常同我玩這個遊戲。

小姨真的愈來愈漂亮,以前我太小,不能玩她,現在『大個仔』了,發達咯﹗

我最喜歡用手指夾她那對奶頭,好有彈力,好有質感哦﹗

好在她不止任我玩,還誘導我玩她的裸體哩﹗

她扶著我在她身體上面學走路,先一腳踩住她的額頭,踩她的小嘴,下一腳踩她條頸。踩她胸部之時,因為高高突起,又低低陷下,差點就跌倒。

她笑著說道︰「你學會繞過我個奶頭圈,就証明你懂了。」

但我總是想踩她的乳尖。

有一天,姨仔要考我,就俯臥著,叫我爬過背脊同埋屁股。

嘩,她個屁股真勁,又圓又大,又有彈力,我爬到她屁股之上,就好像小狗跳彈床似的又跳又彈,真好玩。

真想不到,這樣都可以令到小姨產生性高潮,她的要求都低哦﹗

我開始學講話了,我好想說︰「小姨,你身材好標青呀﹗」

但不知為什麼,講到出口,就變成︰「媽……媽,媽……」

他媽的﹗算啦﹗聽不清楚更好,我可以隨便講什麼都得,反正發音出來都祇是一個『媽』字。

於是,我就說︰「小姨,我愛你啊﹗」

「小姨仔你屁股好圓呀﹗」

「小姨仔我好想弄幹你啊﹗」

小姨則猛對住我說道「叫姑姑啦﹗不是媽,是姑,姑姑。」

我都不知道為什麼大人那麼喜歡小孩子叫她們,小姨教我叫『姑姑』,張師奶教我叫『姨姨』,有個男人,不知是誰,猛教我叫他做『叔叔』。

好快,又過了幾個月,我最大的收獲,除了懂得講多大一點單字之外,好發現原來那個叔叔竟然是老婆所勾引的姦夫。

唉﹗算啦﹗老婆都好辛苦,一個人又要養絲絲,又要照顧我,沒有個伴都好淒涼﹗

我極力嘗試對『叔叔』產生好感,不過,我始終放不下。我好憎恨他,尤其是他經常刻意要教我講英文Apple…Cat…One……

我突然Fuck…他,他奇怪地瞪大了眼。

我已經比較會控制手腳了,每當老婆我媽餵奶時,我就用手玩摸她的奶,吮左邊,就摸右邊,還用腳蹬她的陰戶。

虎門的『超級大亂派』未必肯認為這是亂倫,但是明明是母子……嘛﹗

可惜好景不常,有一天,當到時到刻要吃奶時,我一手撐高老婆的上衣,正想啜她對奶之時,老婆一手推開我,「大孩子了﹗不再吃奶奶﹗今天要吃飯了﹗」

我好失落,幸虧小姨仍然需要我幫她手淫﹗

有一天,姨仔同我兩個人在家裡,她不止含住我那條雞雞,還對我說道︰「小桓乖乖,噓噓啦﹗姑姑飲啦﹗」

小姨雙眼好像哀求著,我急不及待地便將童子尿射入她口中。

她興奮之時,雙腿夾住我的頭,雖然她下陰好香,不過,我被她夾到幾乎氣都喘不過來,那有心情欣賞啊﹗

又有一天,我見到『叔叔』和我老婆在性交。

他要和她玩SM,初時,我老婆說︰「不要啦﹗小桓會見到。」

『叔叔』說︰「他還那麼小,怕什麼嘛﹗」

我老婆竟然信以為真,當我什麼都不懂,那些大人真的太小看我們小孩子了。

我見到我老婆幫『叔叔』脫光衣服,就用繩綁住他雙手雙腳。

『叔叔』好聽話,我老婆說道︰「現在開始,你是男奴,我是女皇,知道嗎﹖」

叔叔馬上跪下說道︰「奴才參見女皇。」

我老婆說︰「我要騎馬兒。」

她騎上『叔叔』背上,就叫她爬來爬去。

我老婆手上有一條皮鞭,隨手可以抽打叔叔身體,打得『叔叔』紅屁股。

接著,我老婆說要玩陽具打哥爾夫球﹗她用一粒小球當做哥爾夫球,一手捏住『叔叔』的陽具就用力彈那個小球。

『叔叔』痛得頭上的青筋浮現,都仍然強忍著。

最後,老婆點燃三柱香,就插在叔叔個屁股,叔叔痛到屁眼一縮一縮的,嘻嘻﹗我看得好心涼哦﹗

『叔叔』那條東西真大,保守估計都有七寸半,充血之後紅紅實實,十分威猛,一舉就入侵老婆的肉體。

我老婆真是越老越淫了,以前同我交媾時蠻含蓄的,那裡有這麼不知羞的﹗

她不祇用手,用口,還用自己的恥毛去磨擦『叔叔』的下體,『叔叔』先是插入我老婆下體,再插他肛門。

如是者前後插,插到老婆殺雞似的狂叫。

看完這場精彩表演之後,我已下了決心,將來一定要勁過『叔叔』。

好快又過了幾年,我終於八歲了,小姨已經不敢再和我玩性遊戲。

有一天,我偷偷地走入廁所,小姨正在小便,我擁上去,抱住她,掀開啜她那對奶奶,小姨沒有反抗,對我話說道︰「小桓,你長大了﹗不可以再和姑姑玩這個了,知道嗎﹖」

我心想﹕這個傻小姨,我長大不是正好和你來真的嗎﹖

我隱隱約約覺得下體有些反應了,搔搔它就會脹大不少,最後還好像有射精似的感覺,雖然,現在我祇是射空氣,但我知道我已經長大了,開始有性反應了。

投胎以來,我第一次感覺到原來我並非性無能,祇不過未到年齡而已。

我恨不得快高長大,可以和小姨一齊享受高潮。

嘿嘿﹗我什麼事記得好清楚,我有她的『把柄』在手,那怕她將來嫁給誰,移民到那裡,也要把她找出來再續前緣、真個銷魂﹗

至於怎樣泡制老婆我媽這個淫婦,我又不屬於『亂』派,不用多花手指了吧﹗

======================================================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投胎 – 18疯情-情色文学
喜欢 (0)